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14

备份

一颗糯米:

   


   14.




   夜半时分的布什尔斯山下起了薄雪,寒风扫过花田,携带着火炭不完全燃烧的臭味惊扰了周泽楷的安眠。从浅栖状态中清醒过来的周泽楷发觉身侧的叶修面色潮红呼吸粗重,棚子外头风雪渐大,而他们没有任何可以驱寒的工具,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熟睡,不吝于找死。


   周泽楷拽了拽手腕上的长链,另一头的叶修立即被惊醒。


   后者眼角掉着病态的红,不正常的呼吸声中裹挟着明显的疲倦。周泽楷看着叶修,隐隐猜到对方身上存在着没完全大好的旧伤,白日里跳进海水里泡了一场,在浑身湿透的情况下又被扔进储冰室中几小时,这恐怕让叶修身上的旧伤复发了。但他的眼神又无比的清明,周泽楷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表现出任何伤害他的企图,他就能暴起,给自己带来十足的麻烦。


   “过来。”青年拽了拽将两人捆绑在一起的长链。


   叶修浑身都痛,他恨不得咬死眼前这个小兔崽子,如果不是周泽楷最后不依不饶地追到海里,在庞克面前大秀了一场两人的纠葛,他现在何至于此?他大可以大摇大摆地被庞克带到身侧观察,反正他手中有密钥作为筹码,庞克总不会因为传言中自己好似与军方有纠葛,就给自己吃多大的苦头。庞克只会因多疑而频繁试探叶修,试探兴欣,进而露出更多关于他身份的马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被丢在破烂的窝棚里,被庞克观赏,甚至是威胁。


   “滚!”叶修没好气地应一声,背对着周泽楷又躺下了。


   周泽楷被气笑了,他猛地收紧手中的长链,将人直接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他伸手去掐着叶修的下颌,强迫男人对上自己的视线。“你最好乖一点,我不想你死。”周泽楷语气危险十足,“你猜有多少狙击步枪,在瞄准着我们?”


   他把叶修先前嘲弄自己的话还了回去,“我不介意在庞克狙击枪的瞄准镜里操你。”


   不管叶修是被恐吓成功了,还是没有力气挣扎了,两人默契地进入了休战状态。周泽楷抱着跟冰块没什么区别的叶修,团了团窝棚中的枯木和干草生起了炭火。


   寒风无孔不入,两人眼睫上都沾染了白霜,可怜的火堆供给的温暖如杯水车薪,远不能满足人体恒温的需求。叶修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周泽楷不知他到底还能保有几分清醒,他“啧”一声,干脆脱去两人上身并无多少御寒功能的作战服,打算用胸膛为对方取暖。


   上次两人肌肤相亲时草率而狂野,周泽楷这时才看见,在叶修胸前肋侧,在手臂的遮挡下,有一道长而扭曲的新疤,不难想象当时是怎样的凶险,叶修才从死神手下捡回一条命。


   褪去了针锋相对和猜忌防备,周泽楷不得不承认,叶修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匪类,不像穷凶极恶的雇佣兵。叶修更像一个魔方,周泽楷每次试探,都会给出不同的反馈,让周泽楷拿不定叶修到底是敌是友。


   “看什么?”叶修趴在周泽楷胸前,打断了青年的沉思。男人猫儿一样舒舒服服靠在青年的肩侧汲取着温暖,“突然觉得我很帅?无可自拔爱上我,后悔死皮赖脸追过来连累我了?”


   周泽楷收回了思绪,瞥了叶修一眼没有说话。


   雪夜中两人纠缠着安眠,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一辆军用吉普大开车灯,朝周叶所在的小窝棚开了过来。对方像是存心不想让周叶二人休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径。花田旁聚集了奴隶的窝棚一阵躁动,生怕又是那群暴徒的心血来潮,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只是这次吉普车直接开到了周叶二人的窝棚前,车头冲外,好像随时都会碾压过来。车上的人举着大口径的冲锋枪,恶意满满地指着周叶二人,半晌不见两人惊慌后,也自觉无趣,扔下了手中的枪,转而拎起一条脏兮兮的棉被,朝周叶二人盖头扔了过来,一旁花田守卫巡逻的哨兵也聚集了过来,车上的小头目训斥道:“恩里克要活的,别把他们弄死了。”巡逻哨兵点头哈腰,等吉普车离开后,返身拎了个炭盆过来。


   一切重归静寂后,埋首在周泽楷颈间的叶修忽然开口:“恩里克?庞克传统东南亚人?”


   21世纪各国的百花争艳陨落后,国界线的概念消失,在加上全球气候变暖和全地壳震动频发,如今的地球版图已和百年前区别很大,众多岛国的消失和余下大陆板块的聚集让很多曾存在于历史长河的词语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然而现下得到的信息来看,庞克毫不遮掩的,甚至可以说对自己传统东南亚人身份十分骄傲,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明显的特征。


   “准确的说,马来西亚人。”周泽楷补充道。


   如今荣耀的通用语言无非中英两种,周泽楷也是在过去的一次任务中,学习了些许的马来西亚作战语。


   意外得知庞克部分身份信息的两人陷入了沉思中。


   那棉被腥臭,只被用来铺在地上,再垫上一层衣服,用以隔绝地面的寒气。炭盆远比可怜的小火堆暖和,烤得叶修昏昏欲睡。


   天将亮未亮、看远处吃力低头依旧是灯下黑的时候,油门的声音又响起,奴隶们也起身,他们早早地就需要下田干活,这一夜的飞雪,遭殃的除了植物,还有他们。


   巡逻的哨兵用枪杆挑开了窝棚挡风的破烂麻布,见周叶二人阖眼依偎在一起,又嗤笑着远去,期间还与同伴分享了一支烟,肆无忌惮地当着周叶二人的面说着浑话,语速有些快,大意不外乎是这两个俘虏样貌极好,不知恩里克会怎么处理,处死之前会不会让兄弟们都爽一下等等。


   空气中尼古丁的味道似乎还夹杂着某些让人愉快的东西,两个巡逻哨兵这会儿笑得分外yin荡。


   两人上车正要离开时,花田那头传来小声喧哗,正甩着鞭子监工的头人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膝弯,整个人跪倒在地,不敢痛嚎地他面色狰狞,于是转而叱骂这肢体残缺的奴隶,咬牙切齿地想要揪出胆敢偷袭他的奴隶。


   哨兵远远询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监管头人不敢让哨兵知道自己连奴隶都压不住,那会让恩里克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不配再监工,于是他遮掩解释道有小奴隶偷懒,现已经在责罚。


   鸡毛蒜皮的小事,哨兵觉得无趣,启动油门离开。


   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油门启动那一刻,车底传来“咔哒”两声,像是什么东西扣在车底的声音。








   TBC.





   瞄准镜后的作者:周泽楷你倒是上啊!是不是男人(被打死)


评论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