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13

备份

一颗糯米:

 


  13.


 


   现在的波什尔冬号没有绅士风度,褪去了那层藏污纳垢的表皮,露出了凶残利己的丑恶内里。


   在一片混乱的河面上抢夺一个海上摩托,对叶修来说并不算难事。着急着离开,是因为叶修心中对于此次爆炸的始作俑者,已经有了答案。敢在天空赌城的固定水上航岛置放鱼雷,并且没有被秩序守护方第一时间觉察,除了同为秩序守护者方的庞克,不做他想。


   不论庞克出于什么考虑,叶修都必须落单。否则这场交易,会因为庞克的“神秘”,牵连到更多无辜的人。


   叶修给摩托续足马力,一下子开出了两三公里,这才停在海面上,掏出了刚顺手摸到的救援物资包,无视了里头准备的淡水和压缩饼干,掏了好一会儿,终于翻出了一个小号的望远镜。正当叶修想看看岸上有没有什么指示性标志物的时候,水下忽然冒出了一个人,大手牢牢抓住了叶修的脚踝,猛地将叶修翻进了水里。


   四面八方涌来的冰冷河水强悍的窃取了叶修的五感,由于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叶修猝不及防间被呛了好几口水,而腰间强悍有力的手臂,还在锲而不舍地把叶修往更深的水下拖。由布什尔斯高山顶的皑皑白雪和地下水汇聚而成的米尔菲斯河,有着彻骨的寒意。叶修睁开眼睛,立即就被冻得太阳穴抽疼。他看清了那个企图把他往河底拖的人。


   沉在清澈河水中的俊美男子仿佛希腊神话中的海神波塞冬,他没打算要叶修的命,密钥破解器还在叶修的手里,周泽楷并不能对叶修怎么样,但这不妨碍他给叶修吃点苦头。


   水下的打斗有些滑稽,像是放慢了动作的双人舞。回应周泽楷锁腰动作的,是叶修朝周泽楷腹部殴过来的拳。在隔绝氧气的水下,谁先吐出口中的最后一口气,谁就是败者。周泽楷自然不会让叶修得逞,在力道大打折扣的情况下,他刁住叶修袭来的手腕,顺势将对方往自己怀中一带,轻而易举地就化解了这股力道。叶修灵活得像是一条人鱼,几个转身就钻出了周泽楷的桎梏。水下几番博弈难分胜负,在双方氧气告罄,就快要浮出水面之前,周泽楷从腰间扯出了一条一米多长金属链子,长长的手铐那头直接扣在了叶修另一只手的手腕上,另一端则是扣在了自己的手上,将两人捆绑在了一起。


   巨大的浮力将两人送出水面,憋得发疼的肺部放肆的汲取空气,叶修花了两秒时间缓过来,他抬了抬手,链条哗啦一声破水而出。叶修无奈地甩了甩手,又看了眼链条那头绑定的那人,捋了把自己的湿发,最后笑着环视了一圈海面,凑上去亲昵地对周泽楷说着:“像你这种上赶着送死的,现在是很少见了。”周泽楷自然也看到了不知何时就包围了他们的蛙人,他收紧了手铐,仿佛将叶修揽在了怀里:“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自然陪你。”


   周叶二人被蒙着脸丢捆了起来,湿冷的衣服榨干了他们身体的余温,即使视线被剥夺,也不妨碍他们判断,此时他们正处在贮存冰块的最底层船舱中。船速极快,叶修几次都被甩在了墙壁上。低温让他浑身上下的旧伤都开始叫嚣,刺骨的疼痛让他浑身都战栗了起来。他拽了拽左腕上的链子,颐指气使地道:“不是说夫妻吗?还不过来给我取暖你是想冷死我吗?”密钥破解器下落未知,光凭这一点,叶修就不能死。


   周泽楷不屑于逞口舌之力,他拽着长链,让叶修扑倒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船不知还要开多久,或许是那些被派遣出来的蛙人终于记得主人的命令是要活的,在周叶二人已经被冻得浑浑噩噩,濒临失去知觉边缘的时候,船舱的门被大发慈悲的打开了。来人扔下一张被子,又沉默地关上了门。


   周泽楷踢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沉默地将叶修搂得更紧。此时叶修的表现又像是一个真正的雇佣兵了,因为系统训练,而且并不常年执行高危任务的周泽楷他们,身上不会存在这么多旧伤。同理,身上存在这么多旧伤,也早就荣膺二线了。


   心中有太多疑惑,其中一部分甚至来自于叶修这个对手。


   为了保存体力,周泽楷也闭上了眼睛,和叶修一样,强迫自己进入了浅眠中。无论何时何地,必须能随时就浅眠,以保证执行任务时的绝对清醒,这是干他们这一行的“职业素养”。


   不知航行了多久,舱门终于又被打开,刺眼的光即使隔着黑纱都仿佛能灼伤习惯了黑暗的眼。蛙人们机械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一言不发地带着周叶二人绕圈行走,仿佛怕这二人记住路线。


   再度重获光明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片偌大的花田前。不知用了什么技术,不和花期也不宜气候的红花充满了视线所及之处。花田中有着面黄肌瘦,肢体或面貌残缺的半大孩童,正认认真真地劳作着。周叶二人被推进了花田旁的一个破烂的遮阳篷内,面容遮掩得严严实实的蛙人们拿着手铐,将他们扣在了随处可见的钢环上就扬长而去。


   仅供遮身的破烂遮阳篷中放了几日的口粮和净水,甚至还有两把三棱匕首。除此之外,便再无他物。花田前并不只有这样一个遮阳篷,只不过周叶二人所在的遮阳篷周围百米内,被用鲜红色的颜料圈出了一个范围。在这范围之外,许多破烂的简易棚子仿佛寄生在礁石上的螺居。在蛙人们走后,螺居中走出了三三两两妇女,她们瘦的皮包骨,但腹部却高高隆起。她们神情怯怯地远远打量着叶修和周泽楷,仿佛她们才是被锁在笼子中供人观赏的待宰羔羊。


   叶修的手几不可查地抖了抖,他低着头,周泽楷看不清叶修的表情。


   或许暂时同一阵线联盟,过了许久之后,叶修突兀地开口道:“你看到了花田里的亚裔小孩儿了吗?”他紧闭着眼睛,额头冒出了大滴的汗,“在这里,这些小孩儿和他们的父母,被称为‘两脚羊’——他们是生活在夹缝中的人,不具有帝国的身份,在境外地盘也多充当奴隶。在天空赌城名头还没今日这般响亮的过去,这上头还没有那些熟知礼仪的侍从、也没有风情万种的公主少爷,只有这些被无处可归的奴隶,任谁不高兴,都能随便打杀。”


   叶修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他们没有人身自由,没有安全保障。顾客能肆意动手,就连他们同类之间都存在弱肉强食。成年之前,奴隶负责打理花田,成年之后,秩序守护方对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在繁衍,保证足够的诞生率,支撑奴隶的‘新陈代谢’。后来天空赌城披上了文明的表皮,开始学所谓‘上流社会’的待客之道,这些样貌残缺的奴隶们就被转移到后方。”


   出身正统的周泽楷从未知道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可怖的秘辛,他紧抿着唇,下意识泄出的力道惊动了锁链,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你看,”叶修继续说道,“你看更远些的城堡、森林、哨卡。你猜有多少狙击步枪,现在正在瞄准着我们。”


   “既然你选择陪我来,”叶修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嘲弄的笑容,“那为你的勇气鼓掌吧。”


 


 


 


   TBC.


 


    俩人扣在一起了!四舍五入就是领证了!我真是个天才(


   夸我!我连更了!(骄傲叉着腰说

评论

热度(516)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