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10

备份

一颗糯米:

  加黑加粗预警:


  雷、逻辑杂乱,设定一锅炖


  现在就站队敲定作者三观有问题,文笔狗屎的


  我们和平分手谢谢


  拉黑教程站内搜索就有射射


 


 


  10


 


  鉴于都是交钱找乐子的大爷,秩序守护者也不指望这些大佬们荒野求生。从波什尔冬号靠港到第一阶段的离港,只有短短的六个小时,旨在让这群人尝一下在别处找不到的新鲜,比如杀虐。


  周泽楷沉默地走在自称是“叶秋”的这个人身后,对方毫无芥蒂的将后背交给自己的模样不似作假,连他几次用枪比着后脑,都没有任何反应。事反必妖,周泽楷试探了一波后,便也敛去了心思,也装作万事不知的当一个陪客。


  两人皆是战斗力彪炳,在这猎场中自然是如鱼得水,配合得惬意无比。但周泽楷却不知叶修到底什么路数,今日里使出的一招一式,竟又与狱中与自己交手的那人,全然不像了。


  若说NO.9425中,与自己缠斗的叶修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匪类,没有接受过正统的训练,为了撂倒自己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能使出来;那眼前这个和自己一起狩猎的男人,举手抬足间又似一个不知险恶的小少爷了,打人不打脸伤人不致命,动作间总是留有余地。不知师承何处的花拳绣腿还算管用,只是架子摆得太足,实战中定是要吃亏的。


  前后遇到了的“叶修”拥有着截然不同的习性,在某个时刻,或许是瞥见对方对待可怜的奴隶下意识放轻的攻击手段的那一刻,亦或许是对方在面对这些可怜人时,神色间从未有令人作呕的兴奋已经令人鄙夷的怜悯。周泽楷听到了自己心里那被坚定不移镇压着的疑虑。他会怀疑是自己过往见到的人皆是千人一面,还是眼前的这个人狡猾多端。


  那头打前阵的叶修,不,周泽楷觉得既然对方坚持,他或许可以姑且称对方为叶秋。


  叶秋又擒得了一个躲在树上的人奴,从对方的脖子上扯下了一个筹码后,吹响了口哨。他三下五除二地把被敲晕的奴隶塞进更为隐蔽的草丛里,回头献宝似的捧给周泽楷看,手舞足蹈地说道:“我去,你看这居然是个十倍码!不得了不得了!我要是他我能蹿到树顶上去!”


  “你想要吧?”见周泽楷没啥大反应,他好像还觉得不得劲儿似的,窜过来哥俩好般揽住了周泽楷的肩,还挤眉弄眼的,“按理说咱俩搭伙,抢到的筹码就该五五开,大家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这样吧,我吃点亏,你用刚才得到的两个八倍跟我换,我就答应你!”


  乍一听是周泽楷占了大便宜,毕竟在天空赌城中,一局被套下的筹码越多,反而不利于解套。而且在关键时刻,这个十倍码能起到的作用,绝对不是低倍数的筹码能用数量弥补的。但在实际赌局中,多个小倍数筹码更加灵活,有时候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明明是公平交易。


  周泽楷目不斜视,“不换。”他可没忘叶秋半小时前才得了一个高倍筹码,眼下正是低倍小筹码紧缺的时候,上着杆子去给对方丰富筹码种类,周泽楷又不是慈善家。


  见套路不成,叶秋立即就换了个策略,没脸没皮地抱着周泽楷的手臂,气若游丝地撒娇:“好弟弟,你就跟我换换嘛,反正你也不吃亏。”


  “恩?”周泽楷偏头,似笑非笑地反问,“好弟弟?”言下之意是,我们二人眼看着岁数就相差无几,你有是怎么判断第一次见面的我,比你年龄小?叶秋像是没听懂周泽楷的言下之意,他更狗腿地无脑吹道:“你这么好看,显嫩!肯定比我小啊!你就跟我换嘛!”


  被叶秋磨了一路,直到登船的前一刻,周泽楷才大发慈悲地答应互换筹码。在周泽楷点头的那一刻,叶秋恨不得一蹦三尺高,那做派倒是更像哪家纨绔子了。


  重新起航的波什尔冬号在平静的米尔菲斯河流中飘荡,夜晚仿佛没有对布什尔斯高山造成什么影响,山的那头依旧灯火通明,喧嚣尘上,唯有米尔菲斯是宁静的。船员和这一批的乘客们,将在波什尔冬号度过他们这段路程的第一个夜晚。


  周泽楷拒绝了叶秋吃饭的提议,他表现得如同一个洁癖患者,在结束了第一阶段的猎场,船上巨大部分见多识广的享乐者们都还在热衷讨论的时候,低调离场。


  他回到房间,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杂物放在了茶几上。他似乎偏爱用高温水淋浴,袅袅上升的热气很快就盈满了淋浴间,嘈杂的水声似乎是一道绝佳的屏障,仿佛能将淋浴间中的那人抽离出来。


  周泽楷掐准的时机,取下了脖子上挂着的小子弹,按照特定的方式旋转几番后,他将小子弹塞进耳廓中,数着拍子感受着小子弹特有频率的震动。


  “庞克在凌霄。”


  短短的五个字,耗费了特别行动处上下十几天的功夫,若不是几日前意外得到喻文州的行踪,想必江波涛一行还要经历更大的波折。


  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周泽楷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般,若无其事地按计划行事。


  今夜的波什尔冬注定是糜乱的,因为秩序守护者坚信,血腥过后的性爱,是女妖手中的曼殊沙华,有着摄人心魂的能力。甲板上为乘客们举办了盛大的拍卖会,一个又一个性感尤物被困在笼中,卑微而谄媚地向贵宾们展示他们的魅力。


  ——这是天空赌城最荒谬的地方,却又是天空赌城最吸引人的地方。在这里,有钱人能享受到秩序社会难以享受到的尊卑感,他们仿佛只要挥舞着手中的钞票,就能颠覆平日里他们需要遵守的规矩,而不需要负任何的责任。然而这又只是一场赌博,只要你能付得起出场费,这些又仅仅只是牌桌下的趣味耳。


  周泽楷被莉莉丝带到甲板上的时候,竞拍已经过半。


  场上氛围暧昧而粘腻,莉莉丝的小意侍奉依旧没能让这位冷冰冰的客人动容,她难免心下焦急。莉莉丝家中还有老父老母和三个弟弟要供养,自己又是好逸恶劳之辈,除了叉开腿外,什么工作她都不想做。可这次就碰上硬茬儿了,客人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莉莉丝甚至怀疑后台在等级客人信息的时候,是不是弄错了客人的性向。


  莉莉丝跪在周泽楷的脚边,紧身的裙子勾勒出了她傲人的身材,一双玉兔好似下一刻就会从领口跳出,贝齿不甘的轻咬着丰润的红唇,湖蓝色的瞳孔中盛满了不安与乞求。这等我见犹怜状,却没有引起半分臆想中的注意力。她几乎要控制不住身形,跌坐在地上。


  她想,完了、都完了,甚至不用等到下一次靠岸。她不被客人需要,这一事实,在监控装备如盘丝洞的船上,很快就会传到领班的耳朵中。


  就在莉莉丝已经绝望了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大发慈悲地给了回应。他俯首,状似亲昵地凑到了莉莉丝的耳边,唇角带笑好似床伴间的狎昵低语。他对瘫坐在地上的女人说了几句什么,女人苍白的脸色因激动泛起了丝丝的红晕,接着他又往女人的乳沟中塞了大把的钞票,而后恢复了他高高在上的姿态。


  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年轻人一时兴起的调教。但对莉莉丝而言,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不被这艘已经驶向深海的巨轮放弃的机会。


  “你的女伴呢?”蓦地有人搅乱周泽楷观赏拍卖的兴致,来人拍了拍男伴的屁股,示意对方去给自己找点吃的,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周泽楷的旁边。


  周泽楷挑了挑眉,唇角略微勾起,这般原本与他冷硬气质不符的表情动作一下子让他被重新赋予了难以形容的魅力,他冲自己送上门来的“叶秋”勾了勾手指,好暇以整地看着对方按耐不住地用耳朵凑近自己。


  不出意料的,周泽楷在对方耳垂后看到了一个浅浅的痕迹,那是柔嫩的皮肤被坚硬的指甲大力掐揉留下的痕迹。他伸手去捏,与他左手拇指指甲弧度完美的契合上了。


  “我喜欢男人。”


 


 


 


 


  TBC.


 



  叶:影分身术


  周:呵呵


评论

热度(577)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