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12

备份

一颗糯米:

  本章 双影帝鸡情互撩.avi


 


 


   12


 


   现在是看谁脸皮厚、考验谁演技好的时候了。


   叶修这样想着,于是他毫不客气地爬到了周泽楷的背上,像一个不讲道理的幼兽,手脚并用地缠着饲养员。


   自从两人正面交手之后,靠直接猜测对方接下来行动的套路这招越来越不靠谱。双方好似都发现了他们在思考逻辑上的一些偶然性,于是刻意掩盖了行事风格。就像周泽楷猜不到叶修跟自己玩“真假叶修”的核心目的是什么一样,叶修也无法把握周泽楷找茬把自己揍一顿到底还有没有附加陷阱。


   于是叶修用了最土的办法——如果我不能行动,你也别想甩开我。


   一场发生在波什尔冬上的闹剧最终以两个亚裔贵客的妥协画上了句号,莉莉丝被配给了新的主人,而秩序守护者方为了表示歉意,将周叶二人这趟路程中的住舱调整为了最高等的。


   回到新的房间,叶修就尽职尽责的躺在床上哼哼,兴许是被吴雪峰惯出来的,叶修学小少爷可谓是淋漓尽致,他撩开上衣,露出了泛着青紫的柔软肚皮,可怜巴巴地嘶嘶喘着气,嘴里还嘟囔着“疼”。


   房间里早就有秩序方准备好的药箱,周泽楷十分淡然,他撕开一包止痛散,接了热水给叶修泡上,完了还一脸正直地往水杯里倒了半瓶黄连,耐心地搅化了才拿了药酒,端着来到床边。


   “喝吧。”语气温柔。


   叶修心中警铃大作,他狐疑地伸出了手,接过那杯颜色可怖的止疼散,刚抿了一口就被苦咧了嘴。这他妈说没有加料,打死叶修都不信!叶修还没来得及找由头不喝,那头周泽楷就发力了,他表现得是那样的完美——就跟一个gay看上了叶修的表现一样,殷勤、体贴,无懈可击。他温声说道:“喝了就不疼了。”下一刻动作利落的出手,掐住下颌强迫叶修张嘴,另一手握住杯子,干净利落地往里一倒!


   这折磨还没完,灌完药没等叶修缓过来,周泽楷就拧开了药酒的瓶子,倒了一滩在掌心上,重重地按在了叶修被怼得青紫的白嫩肚皮上,叶修疼得当时差点跳起来,而周泽楷像是早有预料般,他直接跨坐在了叶修的腿上,抓住身下青年的双手按在头顶,笑着说道:“涂了药才能好。”


   柔软的腹部原本就遭了大殃,尽管叶修有尽量规避黑人攻击的动作,但免不了受些轻伤。哪怕叶修的皮肤一向小气,稍微重点的力道都能留十天半个月的印子。这些可怖青紫的痕迹,可不是随便捏捏就能弄出来的。


   周泽楷可半点没客气,就跟把鱼下锅煎似的,他在叶修的肚皮上淋了有小半瓶药酒,然后双手握着叶修的腰,一点一点帮叶修把淤血揉散,那力道半分没收敛,被痛殴时叶修还能忍,这会儿直接就被揉得惨叫出声。上一次被这样蹂躏,还是叶修被老头子扔进军营的第一个月,叶修那是多机灵的人,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一群罩自己的老大哥,隔年就战斗力彪炳成为了军营一霸了,再没被霸凌过了。


   咬落牙齿和血吞,生动形象的描述了叶修此时的境地。哪怕心底已经恨不得把周泽楷的吊起来打,但自己演的戏跪着也要圆起来。


   叶修嘶嘶地喘气,适应了一番这能让成年男子都失去行动力的疼痛后,他反手抓住了周泽楷的手腕,哆嗦的声线中夹杂着几不可查的鼻音:“你能不能轻点啊?”


   周泽楷闻言手上动作有一秒的停顿,叶修的演技太好,呈现在周泽楷面前的完全是另一个人,与半个月前,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疯狂调戏自己,到最后恨不得掐死自己的那个叶修,判若两人。周泽楷是正统的军人,尽管他执行的向来都是最危险的任务,但他们的心底还保留有细腻的情感和宝贵的赤子之心。在那片猎场里,周泽楷曾有那么一瞬,在叶修的身上,看到了与自己等同的柔软,世界上最强大的柔软,那是有了必须要守护的东西,才拥有的冷硬。这才是让触动周泽楷本身,让周泽楷在很多个恍惚间,动摇的根本。


   ——眼前的叶修,完全不像一个为了利益,而连人格信仰都能抛弃的雇佣兵。


   那么,试探一下不就确定了。


   周泽楷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就变得温柔了,他松开了叶修被自己按在头顶上的双手,修长的手指顺着叶修的脸颊流连而下,细腻的触感让他有些沉迷了。


   毫不夸张地说,这个男人拥有让人疯狂的资本,侧脸的轮廓仿佛是上帝最出色的杰作,远山眉仿佛含着一汪烟雨,将冷未冷;薄唇一笑是春风化雨、紧抿时乍暖还寒;而这一切都比不上那双冷清的眸子,怒时如翻滚浓墨、静时如皎皎少年腰间白玉,像是每个人少时华美梦中,最美好的风景。


   带着薄茧的大手在柔软的腹部轻轻揉搓,俊美的男子似乎在竭力忍耐着些什么,一滴暴露了欲望的汗水顺着他的发线下滑,最后隐没在领口,那个被衣料遮挡了的区域。


   “现在呢,”他的声音依旧是有些清冷的,但仿佛又有些隐忍了,“还难受吗?”


   叶修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是被对方迷惑了,他的视线仿佛也同那暗示性极强的汗水那样,最后隐没在了周泽楷的衣领里,他想知道那层薄薄的衣料下,还会有怎么样的风景。


   而周泽楷却先叶修一步,做了叶修想做在他身上的事。


   周泽楷把叶修的上衣撩得更高,让叶修露出了显得有些单薄的胸膛。上方的男子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有些戏谑挑逗、又有些赧然害羞的:“看看这里有没有受伤。”


   周围的空气仿佛混杂了cui情的熏香和高浓度的鸡尾酒,两人心中都依旧保有绝对的清明,但却放任了试探的缓慢深入。个中缘由怎么分析都牵强,或许仅仅是叶修需要水变浑,而周泽楷是最适合搅混水的那个人。


   视线交缠,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眼底被对方的倒影占据,再也无法装下其他。


   蜻蜓点水的一吻,一触即离。下一瞬他们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燃烧着的火热,狠狠地拥住对方,送上了自己的唇。齿关被激烈的攻破,彼此不服输地窜进对方口腔中大肆扫荡,承受不住的津液从两人相交的唇角滑落,濡湿了一片暧昧。


   “你……”叶修想说一句什么,但下一瞬就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两人的眼神瞬间恢复清明!


   这一声爆炸来得极近,庞大的波什尔冬号剧烈的摇晃起来,由于爆炸的冲击力,船上所有的玻璃在爆炸的那一刻全然炸裂,下一瞬巨大的水浪翻滚的声音混杂着尖叫,疯狂地朝这个前一秒还暧昧异常的室内涌进。


   周叶二人的房间被倒下的桅杆削去了一半,即便是二人坐在床上,也能清晰的看见,几层楼下的甲板上,混乱的情况。波什尔冬的工作人员全都跑了出来,在离第二站仅三十海里的地方,船体破裂、船舱进水、疑似水下鱼雷爆炸,一系列的消息让这群惜命的赌徒陷入了混乱中,哪怕工作人员表明救生船绝对够,并且已经在以最快的速度组织下放河面的情况下,整艘波什尔冬号仍是无法恢复先前的风度翩翩。


   混乱中,周叶二人一眼就看到了楼下被人簇拥着出来的一个亚裔青年,他怒容满面,不知道在呵斥着身边的人什么,通过口型隐约只能判断他在让手下去找另一个也在船上的人,但没有一个人听他的吩咐,在匆忙的撤离中,亚裔青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刨去了成功人士那层凡事从容在握的表皮,他反而更像一个暴跳如雷的大少爷。


   那是叶秋,除去和叶修九成相像的样貌,性格和叶修一分也不像的叶秋。


   任谁一眼都能看破。


   “操!”叶修咒骂了一声,下一刻他猛地发力拧身,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周泽楷狠狠地甩了下来。


   周泽楷的反应更快,他落地还未站稳,身形就朝要破窗而出的叶修扑去,拽住了叶修的脚踝,将人重重地摔回到了床上!叶修再不掩饰自己凌厉的杀招,他在滚回床上那一刻抓住了单薄的床单,朝房间中央昂贵的水晶大吊灯一甩,华美的水晶灯便顺着叶修的力道,轰然下坠!


   周泽楷脚步被阻,他没有恋战,回身一脚踹塌了临河的窗户,朝茫茫河水中奋力一跃。


 


 


 


 


   TBC.


 



   叶:穿帮来得太突然


   周:(点头,对头第一次达成共识)


评论

热度(603)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