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1

备份

一颗糯米:

  ▷乱七八糟的设定


  ▷黄、黄、黄


  ▷周叶only






  01


 


  “Hurry up!Go!Hurry up!”魁梧的黑人狱警挥舞这手中的高压电击枪,冲监管区内站姿形态各异的犯人们呵斥到。


  看在活动区阳光正好的面子上,这群大爷们终于挪动了脚步,一个个懒懒散散地蹭了出来。


  ——这是卫星地图都不曾标注的区域,甚至在最高审判庭封存的秘密档案中都以经纬度坐标NO.9425来代称这个黑色区域。而这个钢铁牢笼中的住客,无一不是各类红tou文件中的名人。


  在这样一个充满了暴力美感的环境中,身量稍显纤细颀长的亚裔青年未免太惹人眼。他慵懒的步伐有一种奇特的韵律,让他和周围有些格格不入。


  “嘿哥们。”晒了一会儿太阳后,从一开始就尾随着青年的两个黑人男子主动打了招呼,他们的中文腔调有些古怪。“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简单的认识一下吗?”黑人从裤兜中掏出了一包香烟,很难想像如果没有外应供给,他们是怎么在制度森严的NO.9425中得到这种“奢侈品”。


  亚裔青年露出了好看的笑容,在这一刻,如果给周围注意着青年情况的眼线们配上扬声器,毫不夸张地说,会有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声响起。不难想象,如果眼前的亚裔青年是个“善茬”,那等待着他的下场是什么。


  NO.9425中最缺的是什么?他们不缺吃喝,不缺消遣。监狱生活除了局限了他们的人身自由外,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改变。这群穷凶极恶的、或是思维诡谲的罪犯们,没了兴风作浪的舞台,只好将自己过剩的精力,发挥在找乐子上。帮派、角斗、赌博、强jian,都是他们的日常消遣。只要没有太“出格”,各方势力才懒得管这群凶徒的死活。每一个进入NO.9425的罪犯们,都对他们生命中最后的这场游戏乐此不疲。在这里,弱者没有说不的权利,而强者可以享受到的特权,会超乎你的想象。


  显然亚裔青年正在接受独属于NO.9425的“洗礼”,一旦他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弱势,那么接下来,等待着他的绝对不会是招揽,而会是蹂躏。


  青年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香烟,修长白皙的手指就像是展览橱窗中黄金比例的艺术品。他先是闻了闻,而后是笑着看向了来人,“你好,我叫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


  明明青年表情未变,但黑人青年下意识想要后退一步。他攥紧了手中加了料的香烟盒,伸到面前的手貌似养尊处优,但细看下还能发现虎口处和指尖的粗茧,黑人男子努力撇去心头对亚裔青年的怪异观感,大方利落地打招呼道:“叶修?真是个好名字。我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安德烈,这是我的好兄弟尼克,我们都是芝加哥绞肉机的成员。哦,我相信你一定对我们有所了解,哪怕你昨天才加入NO.9425这个鬼地方!”黑人男子没有再企图是试探叶修的底细,在他看来,NO.9425中大部分亚裔都其貌不扬,或者不如说是表面不中用,但实际上很可怕。


  比如说两个月前被投入NO.9425的佣兵方和魏,当时鬣狗的眼线十分自大,在没有探清深浅的情况下,就把那两个亚裔佣兵当成了可以任意宰割的猪猡。事实上鬣狗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尽管各大帮派对此都是持嗤笑态度的,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重视新人入狱这一点。


  叶修没有回应安德烈的话,因为他们的攀谈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喧哗声打断了。前方人潮蓦地分开,一群人旁若无人地穿过拥挤的广场,直接来到了活动区角斗场左侧的高台上。


  安德烈脸上闪过一丝不屑和嘲弄,他不介意卖叶修一点好,如果亚裔青年真的有本事,但如果没有也没关系,安德烈会从青年身上都拿回来。他冲叶修说道:“叶,我想我必须告诉你,方才经过我们面前的是诹取部的人,诹取是亚裔帮派中最大的。”


  “哦——”叶修微微眯起眼睛,他拖长了尾音,目光闪烁地看向站在显然是诹取部老大左侧的青年。


  见叶修的视线落在那人身上,安德烈表情有微妙的变化,他些许的兴奋在加快的语速中表露无遗:“怎么了叶?你是看到了你的熟人吗?”


  叶修偏头给了安德烈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一直以来没有开口的尼克不动声色地挡了挡他的伙伴,对叶修说道:“既然互报了名字,按规定,我们就是朋友了。作为朋友,我可以告诉你,那个人,你看的那个人,很危险。他是一个多月前进来的,当时诹取部的长刀东安看上了他,然后被他杀了,取代了东安,成为了诹取部新的长刀。他叫周,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


  尼克心惊,他只想远离眼前这个亚裔青年。因为他接触过很多刚入狱的新人,他们身上大多有戾气、也大多不吝表现自己的暴虐。在这座钢铁巨笼里,将歹恶流于表面的人,大多只能在中下层挣扎。而像眼前青年这样的人,只有两条路。一是登顶,二是被抹杀。但无论青年走上哪一条路,和他过多接触都会成为他们兄弟俩致命的定时炸弹。


  “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我们不是敌人。”尼克退后了一步,见叶修没有异常神色才继续说到,“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说话间,已经有几茬的人试图上前试探叶修。但很显然,绞肉机眼线的表现让其他人却步了。但好在很快的,三天一次角斗就要开始了。


  ——这也算是NO.9425里特殊的消遣模式之一。


  在NO.9425,每一个帮派都豢养有打手,在每三日一次的角斗中,这些打手的胜率将会影响帮派话语权和声望。


  因为叶修暂时没有加入帮派的打算,监狱中占有比分绝对不算少的中立乌托邦对叶修释放了最大的善意。乌托邦一开始会是很多新人在加入帮派前的庇护伞,最后也会是很多不愿意加入帮派人士的聚集地。他们热情地邀请叶修加入观战席。由于两个月前实力强劲的亚裔哨兵方和魏的加入,乌托邦的实力大涨,仅仅这两个月的时间,再没有人敢嘲笑乌托邦是loser的收容所。


  乌托邦观战席中出现一个亚裔生面孔,让其他帮派多少都有些警醒,毕竟先前的两个亚裔佣兵,已经给他们带来过血一般的教训了。


  不少色徒在看到叶修的时候,眼神都亮了几分。毕竟在一个充斥满了黑皮肤大块头和刀疤的环境中,稍显纤细弱质的亚裔绝对是提高审美的存在。但美人美则已,付出生命就不值得了。思及此,又有很多人将目光默默地投向角斗场另一端的一个亚裔男子。


  “周,你真的不上去玩两把吗?”诹取部的几位元老冲青年友好地说到。


  被叫到的青年抬了抬眼角,“脏。”他答道。


  青年抬眸的那瞬间,仿佛午夜静静绽放的幽昙,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因着这副绝佳的皮囊,倒是让青年成为了高不可攀的存在。只十招内就干掉了前诹取部的长刀。尽管当时诹取部的长刀是在不慎内被果结,但在场的无数人暗自掂量实力对比后,都默默地闭上了嘴。


  实力至上,这就是NO.9425唯一的生存法则。


  角斗场上的打斗已经进入白热化,打手们各个神情狰狞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如同癫狂了的恶犬,用原始的肉搏和撕咬,释放自己的凶性去咬杀对手。很显然,场上的打手们都服用了他们惯用的药物来助兴。其中动机不难理解,他们在踏上了角斗场的那一天,就代表了有无数人希望他们倒下,只要赢一天,NO.9425中他们就能享有美人、香烟和好酒。但只要他们倒下了,死在场上反而会成为他们最好的选择。


  每有一个人倒下,场下就会响起震天的欢呼声。这其中并没有多少人是在庆祝自己帮派的胜利,大部分人只是热爱暴怒,由衷地欣赏别人的死亡。


  “嘿方!”夜游侠大佬的女伴朱丽斯·蒂安在又一对打手被拖下去后,隔空对乌托邦的观战席喊到,“不上场露两手吗?”朱丽斯的话音落后,夜游侠帮众发出了整齐的嚎叫欢呼声。


  方锐远远地冲朱丽斯做出了一个耸肩的举动,场上立即响起了震天的嘘声。那个火辣狂放的欧美女人甚至拉开了自己的领口,展示了自己深刻的乳沟后,直接跃上了角斗场。


  朱丽斯上场就立即对场上余下的那位打手展开攻击。女人的动作轻盈得像一只猫,那打手没想到朱丽斯会直接攻击,还处在缓和状态的他反手将朱丽斯甩了出去。朱丽斯被甩到角斗场边缘,下一刻猛地借力,整个人如扑杀中的母豹,空中凌厉的勾腿,直接绞上了打手的脖颈,双膝跪在对方的肩上,大腿内侧发力夹住对方的头部,纤细的腰猛地用力旋转!


  咔嚓一声!


  场上猛地响起整片的喝彩声!


  朱丽斯动作优美地站起来,她对方锐比了个中指,悠悠然地下场了。方锐在满场的倒喝彩声中,继续毫不在意地耸肩,他眨了眨眼睛,用自以为十分真诚的态度说:“真不好意思啊,我昨晚拉肚子了,今天就不打了。”


  “那可真是遗憾。”诹取部的大佬和蔼地笑了笑,他站起来拍了拍周的肩,“我们才上任不久的长刀,是十分希望能领略方先生的风采的。”


  方锐微微眯起眼睛,他觉得这位诹取部的新任长刀有些熟悉,不动声色地用手肘捅了捅在打瞌睡的魏琛。“下次吧。”方锐笑着说到。


  “那是谁?”一直沉默着的青年突然开口。


  众人顺着他的视线,一眼就看到了乌托邦边缘处,那位正在打哈欠的亚裔青年。


  诹取部的大佬神色未变,“怎么周?你对他感兴趣吗?”


  周泽楷不言,只沉默地看着对面的叶修。似乎是看出了这位长刀大人对青年的志在必得,乌托邦的人立即与这位还未正式加入的新人划清了关系。


  叶修伸了个懒腰,才有空看向正盯着他的周泽楷。他狭长深邃的眸子中酝酿着不知名的含义,半晌他冲周泽楷吹了声口哨,右手双指点唇,对周泽楷飞了个吻。


  周泽楷见状,直接跃上了角斗场。所有人在这一刻都疯狂尖叫了起来,在震天的嘈杂中,这位美貌不可方物的长刀对一个新人勾了勾手指,意思是,上来。


  叶修欣然赴约,他走到场边,借了张凳子,踩着爬了上去。“赌注是什么?”叶修一边做着幼稚蹩脚的热身动作,一边问道。


  周泽楷沉静地回答道:“我赢了,你归我。”


  叶修卷唇,脱了外套直接往场边扔,“这么贪心?”他故作惊讶,然后轻佻地说到,“还是我好,我赢了我也不要你,但我要射你脸上。”


  在话音落的那一刻,双方猛地动作了起来。近身,硬碰硬的贴身肉搏!手肘相击、拳拳相撞!叶修的格斗动作十分奇怪,比起周泽楷的正规路出身,他更像是在市井中一招一式凝练出来的胡来招式,但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在疯狂地规限周泽楷的动作!只要周泽楷在这样凌厉的攻势中稍微露出半分怯意,他下一招就能把对方按到地上!而周泽楷也不遑多让,比起叶修,他的动作充满了美感,冷着的神情绝不像厮杀中的人会有的。


  几番交手过后,周泽楷最先抓住了叶修的短板。他心知眼前的这个男人绝不是正规训练出身,他有着绝佳的体力和搏斗技巧,但他缺少的是机械般的执行能力!果不其然,在又一次的近身过后,周泽楷猛地抓住了叶修的一个纰漏,擒住叶修的手腕,猛地往地上按!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叶修就像滑不留手的泥鳅,好似没有骨头般,矮身从周泽楷的钳制中溜了出来,而周泽楷的反应也是奇绝,左手猛地探出,直接擒住了叶修的咽喉!与此同时,叶修直接近身,双腿剪住前者的腰,直接将人按在了粗糙的水泥地上。在周泽楷落地前,他的手搭在了周泽楷的后颈处。


  周泽楷收紧了自己的左手,看着叶修瞬间涨红的脸色沉声问:“你想死?”


  叶修挑眉,膝盖用力地跪上了周泽楷的腰侧,搭在后颈的手也蓦地用力:“你一起?”


  双方一度僵持,死神离他们太近,以至于让场下的喧嚣都退了一射之地。


  半晌,叶修嗤笑一声,他不顾颈间的威胁,缓慢而强势地压着周泽楷的手下俯,直到他们的鼻尖几乎要碰到了一起。


  在这关键的时刻,叶修居然抽出了自己落在对方后颈处的手!周泽楷为前者的动作停滞了半秒,对方的手就来到了他的臀上,狡猾地使劲儿抓了一把,在周泽楷反应过来之前,贴着唇说道:“You are so cute.”


 








  TBC.




  啊爽!放飞自我真的太爽!


  顺便大家猜小周和老叶之前有啥过去不(苍蝇搓手.jpg)







  无责任小剧场:




  老叶:我要哔(打码)——你脸上


  小周:(表面微笑){心理活动:难道你还没看清作者尿性吗?按标准套路一开始这么攻的,最后都是强攻不成反被哔——的}


  作者:(愤怒地涨红了脸)周泽楷里闭嘴!




评论

热度(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