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信邪 02

备份

一颗糯米:



   02




   暴雨肆虐了将近十二个小时。雨一停,周泽楷就联系上了江波涛,让他派人派车来将父母接走,山间寒气重,二老已经有些许不适症状,还有就是让江波涛把送去玉泉的行李带过来。


   既然答应了父母放下一切公事在道观中清修一年,那周泽楷就不会阳奉阴违。尤其是经过了昨晚一系列用科学难以解释的事情后,周泽楷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可以对业界事事问时算卦的习性嗤之以鼻,甚至是依旧可以如从前那般不以为意,但心中要保存有一份敬意,对这天地的、对这万物的。


   父母被接走,助理来将接下来自己要住一年的房间打理好后也离开,周泽楷坐在窗边看书,微凉的风送来了乡间泥土的芬芳,让向来克制的周泽楷有些昏昏欲睡。


   吱呀一声门响,周泽楷抬眸,就看见主院的小门被几个年轻人推开,为首的人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其余人不胜其扰的模样。仿佛是没想到一直以来只有叶修一个人住的主院还会有一个人,为首的黄毛男生回过头来被吓了一跳:“哎呦我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老叶你是不是又养了什么妖怪啊?长这么漂亮不像是人啊!”


   “你才不是人呢!”叶修的声音由远及近,“都说了我的院子有金主在不方便给你们蹭住,香客院得罪你了吗?”


   叶修甩了甩手跑过来,把嘟着嘴的黄少天给推了出去,顺带还对喻文州翻了个白眼:“你也不拦着点。”喻文州笑眯眯地瞥了两眼冷然站在窗后的周泽楷:“毕竟我也好奇能来你这小破庙的是什么金主嘛。”


   “别撒娇!”叶修冷酷地把人全都推了出去,才回头对周泽楷解释道,“小周你继续忙你的,刚刚那些是Z大的志愿者团队,大雨让附近村民受灾严重,学校组织了义诊和帮扶,这几日咱们这会热闹点。你要是闲得需要散散步,可以到前院义诊窜窜,你这命格若不是人肯定是个貔貅,村民沾了你的气息,指不定今年的田产都能好卖点,减轻受灾程度。”


   周泽楷:……


   说完这些,叶修又风风火火地走了。


   这短短一日的相处,周泽楷已然有些摸清了叶修的性情,对方着实不像道士,不管是生活作风,还是日常表达,都没有玉泉观那些道长的清风道骨和装模作样,但却让周泽楷有无比安心的感觉,可能是见识到了叶修的真本领,周泽楷心想。


   一场大暴雨让附近的村子遭了大殃,农田被淹、住户也有不同程度的被泡,线路管道损坏、断电停水,村民的身体也有不同程度的问题。并且因为二级公路有部分路段被泥石流埋没,运送物资的大卡车过不来,只能靠小皮卡多次往返,好在还有学校组织的志愿者团队,总算让村民的不至于孤立无援。


   周泽楷也会到前院帮忙,反正闲来也无事做,公司托管给江波涛,各个部门都有自己的人牢牢把控着。


   这个俊美寡言的男人暂时接管了受灾登记处,一个过目就能将村民上报的损失算得一清二楚,不少企图谎报受灾情况贪瞒灾后补偿的村民都在他手上栽了跟头。原本被派过来登记情况的公职人员反而成了打下手的,忙前忙后的拍照取证,嘚吧嘚地为大佬服务。


   吕建波就是其中之一,当时被领导派到受灾四十八小时不到的乡下,这小伙子还心里哭天抢地,道自己没背景才会被一竿子支来干这种累死累活的活计。现在看来,被派去盘算进出库赈灾物资的同事还未必有自己轻省呢!他忍不住偷偷问让出道观给帮扶团队架场地的叶小道长:“这位小哥哪路神仙?这一个人能顶我们一个办公室用啊!”叶修白了吕建波一眼:“别想了,你们办事处开不起他的工资。”那可不是废话,人家经手的那得是上亿的项目,也就是闲着没事给村民算着三核桃俩枣的损失,这点数目还不够人家瞥一眼呢。


   傍晚的时候,吵吵闹闹的道观总算清静了下来。报损的村民已经全部离开,志愿者也纷纷到村民的家中,看看还有没有能帮忙的地方。叶修说着要去弄点药煎水,洒洒观里去湿秽之气,也躲得不见踪影了。


   周泽楷伸了个懒腰,在观中闲逛。这小道观虽然只有叶修一个注册道士,但似乎经营得还有模有样的,有点超出了周泽楷的预料。跟附近村民的关系不错,好像还能跟距离一个公交站远的大学城打上交道。很多事情做起来轻车驾熟,听志愿者带队的老师说,叶修还是Z大前几年的优秀毕业生,也不知道是怎么专业转到了道士。


   主院前的空地,叶修种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分门别类划地盘,也不知道混杂的生长环境下这些植物还能不能开花结果,但看起来倒是生机勃勃,让人通体梳透的。院子里还有一口小水井,不深,但水冰凉甘甜得紧。井边还有一把玩具水枪,叶修就是每天用这玩意儿给院子里的植物浇水。


   “周先生!”


   一阵风吹过,院子里的铃铛泛起了一阵清脆的铃声。周泽楷认得那是登记处吕建波的声音,走出了院门。一眼就看到了观外冲自己招手的吕建波,年轻人脸上洋溢着单纯并崇拜的笑意,似乎还有人在等他,于是他也没有迈进观门的打算,就站在观外台阶上,冲周泽楷嚷道:“我们一会儿就要回市里了,村民那头说要杀猪请我们吃饭,周先生也一起来吧,有人证我们就不算吃人民群众的了!”


   若是在以前,周泽楷定然不会对这种邀约感兴趣。但这几日在乡下,被淳朴的乡民和一腔热忱的大学生触动,他竟然也有些心动,想去感受一下这些鲜活的氛围。


   这般想着,周泽楷一只脚迈出了观门,身后的铃铛在这一刻一齐作响,在周泽楷耳际炸开,将他整个人拉回了现实。让周泽楷突然想起留宿千机阁的第一个晚上,叶修说过的话,叶修说千机阁以阵法见长,观内处处都布置了严密的道家机关,没两把刷子的邪物贸贸然进入千机阁不吝于找死,而这些到处悬挂的铃铛实际上是警示铃,被取掉了内置的响石,再灌以符法,当妖物在附近时,就会发出响声。


   刺耳的铃声唤醒了周泽楷的意识,他皱眉正要撤步,但几步之外,本笑得春光灿烂的吕建波一个闪身,以正常人根本无法达到的速度来到了周泽楷面前,一把擒住周泽楷的手腕,将人往观外拖去!


   周泽楷看得分明,勾住自己手腕的,分明是什么动物的爪子,而非人手。情急之下,周泽楷反手抓住门框,一脚踹在这怪物身上。这怪物发出了桀桀的笑声,青黑色的雾气从它的七窍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不出片刻原本还挂满霞光的天际就变得漆黑一片,妖风卷过,观中以红线串着的铃铛响动越发厉害。伴随着黑雾而来的,是周泽楷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和温暖流失。周泽楷咬破舌尖,一阵腥甜在口腔中炸开,这的确让他更清醒,看清了要将他拉出观门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怪物有两米高,浑身上下长满了尖利剑毛,单足反踵,咧嘴诡笑,露出一口狰狞的锯齿。它畏惧观内的什么,不敢跨过门槛半分,但手上的力道巨大,旬息间就将脱力了的周泽楷拽出。


   此时,身后“唰”一声响,一把模样古怪的伞被投掷出,伞盖张开在空中旋转,那怪物见状,惨叫一声企图逃走。周泽楷被人从背后一拍,瞬间所有的温暖和力量涌回了身体。他瞪大眼睛,只见身后来人伸手抽出伞柄,变成一把长剑,直接斩断了怪物的手臂,周泽楷一个后坐力差点仰倒,对方的手轻巧地在周泽楷腰上一环,反手将长剑插回伞柄中,整个人挡在周泽楷身前,背后的伞面挡住了飞溅的黑血。


   “你真的很能招惹东西。”叶修的语气似嗔似怪,仿佛情人间吃醋时的低声呢喃,只是语气间略显急促的呼吸声暴露了他赶过来的狼狈,“回头我要给你做个记号。”


 






   TBC.





   作者:(拍桌)没有人能抵挡我叶的魅力!没有!!!(声嘶力竭)


评论

热度(1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