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信邪 03

备份

一颗糯米:

   03




   福熙市可算是捡了大便宜了。


   周一早上,市政大楼就忙得脚打后脑勺。按照市长的吩咐,市政楼的清洁工阿姨们可算是倒了大霉了,跟年节前大扫除似的,大天亮上班开始就把整栋楼上上下下给收拾了一遍。


   十点整,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到了市政大楼楼下,两个年轻男子在秘书的引导下,直接到了领导办公室。


   一路上叶修还忍不住去跟周泽楷来一场别开生面的咬耳朵。


   “有钱就是好啊,别人钓鱼执法就甩个鱼钩,小周你这是直接开潜艇下海了啊。”叶修的声音在周泽楷脑海里幽幽响起,饶是周泽楷这么镇定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瞥了一眼错他半个身位的叶修。“别惊讶,我们千机阁出来的,自然比村口的算命瞎子多点本事,这个叫传音入密,你掐着我挂你手腕上的小桃核不松手,你说的话我也能听见。”目不斜视,将刚正不阿的精英秘书扮演得极好的叶修,悄悄在脑内指导周泽楷。


   太新奇了,见多识广的周总裁忍不住缩手去碰了碰手腕上的桃核,“这样?”


   “一次就成功了,果然是谁蹭谁发财的终极命格。”叶修啧啧称奇。


   周泽楷:……他是脑袋抽了才会和叶修试这个


   “不过你跟我传音入密的时候,别忍不住看我。”叶修指点道,“本来传音入密就是为了避人耳目。除非近身范围内,有比我道行更高的,不然没人能发现咱俩咬耳朵。”


   虽然受教了,但周泽楷还是忍不住又瞥了眼叶修。


   周泽楷清楚,如果不是那场不期而至的暴雨,他可能一生都和叶修这样的人没有交集。自己依旧会按着人生既定的轨迹,平稳地在玉泉观度过二十四岁这年,或是因为某些意外死去。或许在踏入千机阁山门的那一晚,就注定了周泽楷要信了叶修的邪。


   叶修这人行事不拘泥小节,时常会让周泽楷感觉到意外。


   虽然两人的目的相同,但这并不意味着周泽楷适应叶修的“庇护”,而对这份不知从何而来的威胁逆来顺受。与叶修的随机应变和见招拆招不同,周泽楷更喜欢运筹帷幄,甚至是牢牢掌控。


   “周先生,市长办公室到了!”年轻秘书的目光几近着迷。


   昨日有一电话打进了市长办公室,几番转接,电话到了市长的手里,对话那头自称是周氏环球的总裁周泽楷,日前抵达福熙市,在乡中道观静养修行。被淳朴民风所感,复又为村民受灾神伤,思量之下,愿为福熙市的建设出一把力气。


   市长原先并不在意,但确认了电话那头的身份过后,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发了!福熙市要撞大运了!


   市长并不清楚福熙市哪儿招了这个贵人的青眼,但对方言外之意不外乎是大把出钱!要知道福熙市当初规划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扩大邻近龙头都市大禹市的可用面积,而被规划为集教育医疗和轻工中心的一个城市。城区多为教学医疗用地,倒也不是不热闹。然而这也仅限于城区的发展,福熙市下属县城和乡镇,可还是嗷嗷待哺的。


   这会儿迎来了周氏环球这种等级的巨头,市长只觉得今年的考绩评优,自己怕不是要拔头筹了!


   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双方初步敲定了合作方向。市长大人热情地邀请新晋大腿出席接风宴和下榻星级酒店,以便后续商谈细节。周泽楷也没有丝毫架子的欣然赴往。宴席上,不光周泽楷被围得水泄不通,就连叶修也被奉承得飘飘然了。几个显见得是裙带关系坐上饭桌的年轻人,明里暗里旁敲侧击地向叶修打听周总的兴趣爱好。


   等到饭局结束,饭桌上的所有人最少都有五分醉意了。


   周泽楷入住了市里安排的酒店,临湖顶层的总统套房,站在落地窗边,几乎可以将半个福熙市揽入眼下。不过在乡间生活了几日,周泽楷反而有些不习惯如今日般的逢迎和讨好了。果然人的基因中镌刻有劣根性,高强度的紧张和忙碌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来适应,而染上慵懒往往只需要两天。


   晚间的风有些凉,夹带了江边的水腥气。这个酒店三面环湖,俨然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半岛。


   站在窗边半晌,周泽楷压了压酒气,才往浴室的走去。


   温水冲尽一日的疲惫,柔软的毛巾沾去皮肤上的水珠,再套上面料考究的浴袍。周泽楷已有几日没有享受这等现代文明给他带来的安全可靠了。


   在观中,向来不挑剔、也不喜与外人往来过多的周泽楷,经常会有一种给叶修打钱的冲动。无他,煤气热水器这种危险易爆炸,在十年前就应该被淘汰的东西着实危险,周泽楷每次洗澡都担心那玩意儿会炸开,尽管叶修当着他的面贴了张符在上头,并亲口保证了安全性。在周泽楷搬进主院那天,叶修就以观中奇门遁甲甚多,不宜假装太多现代电器,拒绝了江波涛企图将道观面貌跃迁二十年的打算。


   镜子前周泽楷顿了顿脚步,他转身,镜子中的倒影也随之动作,与自己面对面。前者慢慢地蹙起了眉峰,而那本应同步的倒影,却出了什么纰漏。


   “他”看着周泽楷,缓缓地露出了一个邪气的笑容。


   周泽楷心脏猛地收紧,随手抓起手边的吹风筒,扬手将面前的洗漱镜砸得稀烂。


   镜面呈蛛网状裂开,里头那“人”的身影消失。与此同时,身后浴缸的水阀突然被打开,周泽楷猛地回首,看到猩红色的液体几乎是一秒的时间就铺满了缸底。


   空气中跳动着不安的因子,套房的灯光也从这一秒明灭不定。周泽楷打开房门无果,他拿起床头的座机就要给酒店打电话,然而这一刻落地窗全部爆破,巨大的风卷进室内,直接将他整个人吹翻在地,碎玻璃在周泽楷的周身划出细小的伤口。


   浴室的血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溢到房间里,几声像是人赤着脚踩在水泊中的声音传来,一个个血脚印在地摊上绽开。


   “你看哪里?”阴气沉沉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周泽楷下意识回头,瞳孔一阵紧缩。


   有个体格娇小的女人,以人类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姿势匍匐在天花板上,长长的湿发像是水藻,无意间对上这女人没有眼白的双眼,让周泽楷浑身都僵冷了起来。血水逐渐蔓到周泽楷脚下,那怪物一瞬就来到了周泽楷面前,探手就要掏出周泽楷的心脏,在划破周泽楷胸前衣衫的那一刻,又被一阵金光反震,烧黑了指甲。


   怪物的嘶叫声让周泽楷感觉自己内脏都碎了,他无力地被对方用长发缠住脖颈,空气被寸寸掠夺。


   “找到了!”


   伴随着脑海里叶修清晰的声音浮现,周泽楷本无力反抗的表情瞬间变化,他掌心上翻,不知道何时就藏在手中的桃木小刀终于现出面目。小刀直接斩断了这怪物的湿发,没料到猎物还有还手能力的怪物在这一刻被周泽楷钻了空子,精通格斗术的青年抓住怪物的湿发,手中缠绕几圈,猛地发力将它从墙上撕落,那怪物刚落地就被周泽楷拧断了脖子,桃木小刀尽数没入了怪物的胸膛。


   “真凶残。”


   周泽楷回头,就看到叶修又撑着那把奇奇怪怪的伞,坐在床沿上,笑眯眯地看周泽楷对这个怪物痛下杀手。


   踢开失去生命力,瞬间变成骷髅的怪物。


   叶修笑眯眯的迎上来,狗腿地帮周泽楷整理因为动作过大而敞开露出胸膛的浴袍:“我们猜得没错,果然是有人使了术法追踪你。我找到了些线索,本次钓鱼执法,我宣布圆满成功!”


 






   TBC.





   叶:我把周泽楷丢下去,看能钓什么鱼起来


   


评论

热度(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