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5

备份

一颗糯米:

  05


 


  复活节当日,狱方在活动区为暴徒们准备了盛大的派对,趁这个机会,周泽楷也顺利与江波涛会面。


  江波涛假扮成相关人员混了进来,他本是低头认真地工作着,直到他们的人缓慢地将周围的区域合围起来,他才与站在一旁,看似是诹取部派来监工的周泽楷搭话:“队长,这趟混进来可不容易啊。”期间的“不容易”恐怕是放轻了形容,天知道为了躲过喻文州的探查跟周泽楷接头有多困难,江波涛差点以为自己只能率队在监狱外围守株待兔了。


  “蓝雨不知道得了什么好处,我与喻队接触了几次,但都没办法摸清门路。昨天我接到了黄少天率队从喀什回来的消息,恐怕蓝雨这次是绝对要把兴欣的三个人给弄出去了。”江波涛冲周泽楷飞速地汇报着消息。


  在过去,轮回与蓝雨的关系非友非敌,尽管派系不同,但归根结底双方的底线相同,哪怕各自为营也不妨碍他们合作往来。但在抓捕兴欣夺回密钥破解器这件事上,蓝雨和轮回表现出了极大的分歧,甚至在某些程度上,蓝雨有倒戈兴欣的嫌疑。


  “现在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周泽楷神色平静,他相信喻文州作为帝国军人的骄傲和坚守,或许蓝雨有什么难言之隐,以至于要帮助主力两人落网的兴欣重见天日。虽然暂时无法理解喻文州的意图,但是这并不妨碍周泽楷执行任务。“盯紧他们。”


  江波涛把周泽楷要的东西送到后,低声应“是”,又恢复了兢兢业业工作的表象。


  周泽楷神情未变,好似这场交谈不曾发生过。亚裔青年倚在粗糙的水泥墙上,脊背挺拔、表情淡漠,像是初秋时分天际的大雁,高远而不可亵渎。


  他把玩着手里的空弹壳。


  那是在密歇里生命带那晚现场清扫时捡到的,那人就是在昏暗的环境里,给了自己一枪以示警告。他从未遇到过如叶修这样的对手,偶尔周泽楷会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落草为寇的高手,因为叶修的思考方式所达到的告诉,实在不像一心求财的匪类。


  叶修在入狱后的雷霆手段让周泽楷有些看不懂,这打破了他一开始的设想。他原本以为叶修会用更加隐晦的方式,甚至是不会亲身来。但对方就是来了,大摇大摆地来到了自己的面前,甚至是不断地挑衅。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敌人。


 


  入夜吹响角力开始的号角。


  周泽楷在帮诹取部拿下香烟和药品的大部分供给后,就不再出手。端正地坐在诹取部的观战席前,接受着帮众的吹捧。


  大佬十分满意周泽楷的表现,可周泽楷看得分明,对方显然意犹未尽,直白些说就是贪心有余。不论是哪个帮派,只要能在香烟和药品分一杯羹就已是绝对实力的证明,往年诹取部只要取得了这样的成绩,大佬就该离场了。


  但今年,怕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又一轮的竞争发起,活动区的那头,叶修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跃上了舞台,他看中了这次的奖励——一把银色的袖珍手枪,只有两发子弹,并且NO.9425规定禁枪,着实鸡肋。本来没有多少人对这奖品感兴趣,但在叶修上台后,周围竟然围了越来越多的人,冲着和对方交手,不断地有人发起挑战,又被台上桀骜的那人甩了下去。


  大佬远远观看,好好先生的人设依旧不崩,他状似无心地对周围的人说道:“这位叶先生身手不错,但到底是莽了些。”周围立即有人附和。见那头叶修大胜,大佬点了点头,“年轻气盛,倒是可以理解。”这句话意味不明,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他未能细细揣摩,那头拿了奖品的叶修就径直朝诹取部的方向走了过来。原本拥堵的人潮随着叶修的前进散开,从高处看来,竟有些像骑士披荆斩棘要来到佳人身旁般。显然周围的人也是这么想的,大佬甚至打趣周泽楷道:“他倒是对你痴心。”


  痴心?周泽楷面上不耐,但心中则是敲响了警铃。他不认为叶修是色令智昏之徒,对方这样明目张胆的“送上门”,绝不仅是幼稚的挑衅。


  这样想着,叶修就走到了跟前,他朝周泽楷伸手,掌心是他刚赢来的奖品,那把银色的袖珍手枪。“送你。”叶修笑容狂放不羁,他不顾周泽楷冷脸,“我一眼就觉得这很配你。”他颇有几分为心上人一掷千金的味道。


  见周泽楷没有接的意思,叶修直接塞进了周泽楷的怀里,转而坐在了周泽楷身侧的空位上,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大佬们攀谈着,大佬直言诹取部的人不能白拿外人的东西,让手下为叶修点了在狱中堪比奢侈品的雪茄。这会儿诹取部的人看叶修的目光简直跟看上门女婿似的。


  当口袋中的传感器开始震动,周泽楷清楚,兴欣的行动了。他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回应叶修的撩拨,对叶修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他倒是要看看,对方能掀起多大的波澜。


  叶修的回了一个四不像的媚眼。


  只在双方你来我往间,活动区角落的洗涤处,忽然传出了震天的爆炸声,浓滚的黑烟与炸裂的水管喷射出来的水幕,霎时间笼罩了整个活动区!嘶吼声、脚步声、东西翻到的声音,同时发起了无差别攻击。


  周泽楷被这浓烟遮挡了视线,他伸手精准抓住了近在咫尺的叶修。叶修反手,从周泽楷的桎梏中钻出,顿时消失在了混乱的活动区中。


  混在现场江波涛几乎是在怒吼,对埋伏在活动区中的人手发号施令。他们设想了无数种兴欣金蝉脱壳的可能,但从未想过,兴欣会这么大手笔,直接炸了NO.9425!警报声不绝于耳,狱警们全副武装地冲了进来,手持高压抢或是麻醉枪,冲企图趁乱越狱的犯人们无差别扫射。


  这是NO.9425存在以来发生最大的混乱,像是真正的复活节,地狱的恶鬼们猖獗地叫嚣着要重返人间界。


  周泽楷顾不得再去调动谁,他在拥挤的人群中追着叶修的身影拔足狂奔,两人终于又在混乱的边缘重遇,他几个擒拿气势凶狠,逼得叶修节节败退。混乱中周泽楷单手抄住了叶修的腰,在叶修挣脱前,随便踹开了一扇门,将人扔了进去后,亲身入内,反锁。


  叶修受身翻滚,将顺手从周泽楷身上摸出来的通讯器摔地上,一脚踩碎。一串动作行云流水,末了对周泽楷耸了耸肩,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光棍,仿佛在说:你看,我明知道你想留下我,那我就送上门来,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留下我。


  这时周泽楷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对方显然看出了自己的意图,以身入瓮。


  像是看出了周泽楷的猜测,叶修这时道:“你说如果我的人宣称你在我手里,你的人会不会下令撤掉外围防守,让我们大摇大摆的离开?”若是在平日,周泽楷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不会,但在与兴欣暗通曲款的蓝雨的地盘上,周泽楷忽然就没有把握了。


  承认自己被对方利用的惯性思维坑了只用了一秒的时间,周泽楷抿了抿唇,不用再故作冰冷的表情中竟然有一点点腼腆:“看你本事。”叶修站直身体,甩了甩被周泽楷赏了一拳的左肩,褪去了故作的高傲,看起来随和好相处,“我可是信心十足。”


  两人终于卸去入狱后的伪装,正面针锋相对。


  硬碰硬的贴身贴身肉搏,拳拳相击、腿脚相撞。


  一个月前,不,甚至是一周前,有人对叶修说他会被关在小黑屋里和一个近战高手掰腕,都会被叶修嗤之以鼻,他这么懒,能一枪崩了为什么要跟人拼肌肉?叶修鲜少后悔,但被周泽楷掐着脖子按到地上、背部被坚硬的水泥地面摩擦得生疼的时候,他有些两眼发黑,心想为什么要当时要顾及猥琐方和魏琛的人身安全,没有崩了周泽楷这个心腹大患?


  叶修在落地的同时,靠奇佳的反应能力,猛地单手掐住了周泽楷的脖子,双腿剪住了周泽楷的腰,让自己堪堪不处劣势。


  二人粗喘着气,同时停下了进攻的动作,只默契地没有放弃威胁对方,仿佛短暂的停顿是商量好的中场休息。


  明明巨大的噪杂声仿佛随时能破门而入,但在无言的室内,两人都能听见对方深喘的声音。


  “你对我做了什么?”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叶修,他猛地收紧了钳制对方脖颈的右手,厉声质问道。


  周泽楷不甘示弱地掐紧对方,快意地笑了:“因为我说,可以从你,但必须是我操你。”


  叶修想到了方才抽的那支雪茄。


 


 


 


  TBC.


 


  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jpg


  你们接着互坑,不谈恋爱算我输

评论

热度(737)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