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8

备份

一颗糯米:

  天空赌城历来是平凡人心之所向又满怀敬畏的地方。


  它在几十年前拔地而起,屹立在帝国边境的布什尔斯高山上,密歇里生命带的源头——米尔菲斯河流绕山而下,远远看去,圣洁的米尔菲斯河流就像是九天玄女半遮半掩的面纱,加上常年遮挡的云雾,让位于半山腰往上的赌城仿佛凭空出现在天际,天空赌城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存在即是合理的。任何反常事物的存在,都证明了它们有非同一般的生存条例。比如卫星地图都不曾标注NO.9425,再比如,天空赌城。


  没有人清楚它到底是哪方势力扶持起来的。或许它一开始只是某位大佬一时兴起鼓捣出来的洗钱工坊,亦或者还有境外势力在掺和。但在今日,已经没有办法完整地追溯天空赌城的起家由来了,因为在天空赌城这个庞大的地底世界运转的齿轮开始滚动的那一刻,它就已经不是任何一方势力可以控制的庞然大物了。


  在这里,来路不正的枪炮会变成去向不明;在这里,不能上台面的巨额钱财汇聚成运河,为敛财发动机反哺动力;在这里,似乎一切不合乎常理的事物,都能够变得合理化。


  如果说天空赌城是女妖从地狱伸出勾引世人的手,那么庞克之流,这些几乎要与天空之城同在的神秘人物,就是女妖座下忠心耿耿的审判者。说不清他们忠于哪方势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天空赌城的游戏规则。


  周泽楷踏上了波什尔冬号,他的行李被随从递给了上前接待的侍者,波什尔冬号的当班经理优雅地上前,冲周泽楷问好:“日安,周先生。欢迎来到波什尔冬号,本次航程72小时,祝您接下来的旅途愉快。”


  样貌出色的亚裔男子微微颔首回应,抬手借整理衣领的动作来抵挡周围惊艳的视线。待身份信息核算完毕,经理身后站成一列的丰腴女郎有一上前,她有意无意地冲周泽楷展示了一番自己傲人的曲线,“周先生请随我来。”


  周泽楷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女郎缠过来的手臂,示意女郎带路。女郎不甚在意对方拒绝的动作,在她看来,男人只有披不披文明的表皮之分,没有男人是不好色的。她妖娆地转了身,心中甚至开始猜想,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这个眼看矜贵的男人,到底会用什么姿势操她。


  托张益玮的福,周泽楷被分到的房间十分不错。一层楼的四个套房各在两侧,周泽楷的房间恰好是在甲板正上方,能够保证他不会错过任何精彩的瞬间,如果这是一场纯粹的放松自己旅途,没有人不会为了获得这样的房间而雀跃。


  来到房间前的回廊,女郎还在尽职尽责地为周泽楷介绍着波什尔冬号的游乐规则。转过一个弯,他们恰巧与隔壁房间的另一个房客碰上了头。


  对方不知道听了引路的少爷说了什么话,倚着船栏笑得前仰后合的。白衬衫下的腰肢柔韧纤细,黑色西裤裹着修长有力的双腿,明明是干练的打扮,但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是午后惫懒的猫儿,他那双好看得不像样的手夹着一支烟,没有点燃,被他用来去勾那小少爷的下颌。这般轻佻的动作在这人身上竟不惹人厌,反而让这人举手抬足间都透着猫科动物的气质。


  按理说不该打扰别人亲昵,为周泽楷引路的女郎显然也是这般想的,她看到同事顺利的钓上大鱼,心中嫉妒不已,更是恨不得把周泽楷推回房里去,不分说就强上。他们这些穿上的少爷公主,身价是按每次航程算的,“陪”得越多,赚得自然越多。


  但作为金主,周泽楷很显然想法不同,他挥开了挡在身前的女郎,直接走到了他这短暂旅途的邻居面前,站定:“好久不见。”


  准确地说是十七天零九个小时五十二分种。


  对方和少爷的调笑被打断,他疑惑地看向来人:“不好意思,您是?”


 


 


 


 


  TBC.


 


  这几天忙着搬家,今天弄完,挤出了一千多字,大家凑活着看(


  新副本开始,这篇的名字叫→真假老叶(你滚)

评论

热度(529)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