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9

备份

一颗糯米:

  09


 


  波什尔冬号沿着米尔菲斯河流往上,他们的第一站将会是天空赌城的门户——猎场。


  猎场位于布什尔斯高山的山腰上,也是天空赌城起点的位置,在猎场,衡量胜负的唯一准绳只有一个,那就是运气。天空赌城的秩序守护者坚信,尽管实力是决定一个人能否走完登顶前的九十九步,但运气才是决定最后谁可以亲吻幸运女神的手背的重要因素。


  而猎场则是完全贯彻了这一规则。


  ——在被圈进出来的大片区域中,被投放了数目不明的人奴,这些在猎场中四散逃命、借自然条件藏匿身影的人奴脖子上都挂有不同的“价码牌”,在波什尔冬下一次起航前,你能从人奴身上获得的价码牌,就将是接下来你所能持有的全部筹码,和决定你能从天空赌城带走多少东西。


  缴纳保证金的数额,只能决定在进入猎场时你唯一能获取并携带的武器的等级。没有明文规定说不能黑吃黑,只要你足够强大,足以cover另一个客户及其背景势力,你完全可以去抢夺、去劫掠,去坐享他人所得。所以在猎场,亡命之徒和有恃无恐者总是横着走的,而一些用全副身价勉强爬进赌城门槛的家伙,实际上并不比猎场中惊慌失措的人奴要好上多少。


  周泽楷拿到手的,是一把左轮手枪,一共二十发子弹。他掂了掂掌心沉甸甸的重量,不由得勾了勾唇,看来他的师傅口头上是骂他来送死,但还是半分不含糊地给自己缴纳了最高等级的保证金。


  说到张益玮,这在他们特别行动处也算是一个另类的传奇。他伤退转业之后没有在相关机构领一个编制,而是将所有脱掉那身衣服的兄弟们都聚集了起来,弄了一个四不像的安保公司。张益玮手里有过去积累的见识和人脉,又有上头念着旧情的照应,很快便成了黑白通吃的安保产业链,当然,游走在边缘所要付出的代价是必要时候需要无条件听从特别行动处的调令。


  此次周泽楷前来,就是用张益玮的公司,“污染”了身份。


  波什尔冬号靠港已有两小时,周泽楷才不紧不迫地从房间出来。他在离开前,扫了一眼隔壁紧闭的房门,左手把玩着叶修初次见面留给自己的空弹壳,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一个习惯,他在想这次对方到底又会用怎么样的把戏。


  装陌生人?


  尽管他们在NO.9425中都有意无意地遮挡了自己面容的部分特色,但周泽楷不认为再次碰面时,他会将叶修认错。


  如果撇开肩上还压着的任务,他怕是做梦都像将叶修,将这样一个会让他感觉到挫败的匪类绳之以法。


  周泽楷并不是最后一个进入猎场的,因为总有亡命之徒,也总有有恃无恐之辈。他并不着急拿出他唯一的武器,而是顺手折了一匹树枝,边走边理出了一个弹弓,再拿出一根皮筋儿,仔细套上。这并不算作弊,在秩序守护着看来,皮筋并不算得上武器。


  正当周泽楷在溪边悠闲地筛选大小适中的鹅卵石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极大的动静。


  一辆敞篷吉普车在林地中野蛮冲撞,架在副驾驶座的加特林六管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和搭在枪管上的3000发子弹昭示着他们的火力。车上的人极度亢奋,他们甚至吹起了口哨,像是挣脱了文明束缚、回归丛林的猛兽。而这一切,都比不上坐在后座的那人更能吸引周泽楷的注意力。


  ——在吉普车的后座上坐着两个人,周泽楷再熟悉不过了。正喋喋不休地说着话,手里还擦着单管猎枪的是魏琛,而另一个,在这样的环境下仍是西装革履,靠坐在如野猪撒欢的车座上的男人,有一张他熟悉的脸,叶修的。周泽楷远远看过去,只匆匆一眼,让他心中的怀疑更甚。这人第一眼看见时分明不像叶修,但他夹着烟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车门上,以及最后受不了魏琛念叨时唇边扬起的嘲讽弧度,却又让周泽楷觉得,跟他印象中的叶修有五分重合了。


  吉普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周泽楷的视野中,年轻的男子没有花费更多心神在纠结这件事情上,他继续耐心地捡拾着圆润小巧的鹅卵石,他还有很多机会搞清楚对方到底玩得什么把戏,但在那之前他必须拿到更多的筹码。


  在自然界中,有一条所有动物都清楚的生存条例,那就是有水源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周泽楷在溪流旁的一颗大树上睡了一小时不到,就已经接连有猎物踏进他的射程范围。不知何时被投放进猎场的人奴们小心翼翼地接近溪边,跪在凹凸不平的石堆上就把头埋进了溪水里,像一只狗一样喝水。他们多是为了钱而豁出性命的可怜人,只要他们能在一次狩猎中活下来,就能获取大额的现金,去支撑他们贫苦又走投无路的家庭。但其中也不乏境外偷渡到帝国的民众,他们在反帝国派系的辖下生活得并不安逸,在猎头的劝哄下,怀揣着奔向和平国度的梦想,却成为了最下等的人奴。


  周泽楷没有对这些可怜人动手,他手中粗制滥造的弹弓弹无虚发,每一颗鹅卵石都精准地射在人奴的膝弯,让他们短暂地失去逃跑能力。他运气还不错,得到的九个筹码中,有两个double。只是可惜,没有出更好的东西,想来那些知道自己脖子上挂了好东西的奴隶,都不会为了一口水就简单地暴露了自己。


  这样想着,周泽楷终于向林地更深处走去。


  然后他又遇到了“叶修”,第二个叶修。


  对方正和一个亡命之徒缠斗在一起,只是两分钟的功夫,他就将那个企图杀人夺宝的亡命徒按在了泥地上,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刀就将那亡命徒敲晕,半张脸都糊在了泥泞中。打击完对手后,他掏空了对手贴身的口袋,从里面得到了十数个筹码,似乎还有极品,他高兴地吹了一声口哨。


  一回头才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周泽楷,被唬了一跳。直到确定周泽楷没有攻击自己的意图过后,他才放松了警惕。


  “嗨哥们。”他尝试着冲周泽楷打招呼,张开双手以示诚意,身上黑色的格斗服皱巴巴的。


  昨日里他问周泽楷是谁,结果被糊了一脸冷酷和怀疑。没想到今日在这偌大的猎场中又和这个邻居见面了,所谓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周泽楷看着对方,最后才给了一个简单的回应。


  对方一下子就乐了,他自来熟地道:“居然真搭理我了!还好还好!哥们我昨日还没问清你叫什么名字呢?”见周泽楷的视线扫视着自己,他连忙补充道:“我叫叶秋,你呢?”


  周泽楷不着痕迹地勾了勾春唇:“周泽楷。”


  叶秋冲周泽楷比了个大拇指:“不是我说,哥们你可够高冷的。”


  “不过在这样的地界,还是有个伴儿的比较好你说是不?”叶秋朝周泽楷走来,看似毫无防备的,“我有个提议,我们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就搭个伴儿成不?”


  周泽楷注意到了叶秋的手,修长漂亮、骨节分明,只在虎口处和手指指腹处有薄薄的一层茧。


  “好。”


  你盛情邀约,我便欣然赴往。


  我看你耍什么把戏!


 


 


 


  TBC.


 


 



  无责任小剧场


 


  小周:有枪居然(师傅掏光家底了.jpg)


  弟弟:(嗤笑)论氪金我怕过谁,就你这点装备还想泡我哥?


  老叶:叶秋你闭嘴


 


评论

热度(539)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