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3

备份

一颗糯米:

  ▷乱七八糟的设定


  ▷黄、黄、黄


  ▷周叶only




  03


 


  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他那多人间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叶修闪身进去拿了两包烟,慢悠悠地踱了出来。


  “来,去我和老魏的双人间。”方锐凑上前,掏出叶修手里的一包烟,看也不看就甩给魏琛。


  魏琛接过烟,猴急地拆开,点上一支美美地抽了一大口,“这样会不会暴露了我们的关系啊?”


  方锐嗤笑一声:“肯定早八百年就暴露了,还等现在?”


  “这倒也是。”魏琛无异议了,三人径直走到魏琛和方锐的双人间中,关上了房门。


  “文州怎么说啊?”魏琛盘着腿,抠抠搜搜地数着自己所剩无几的烟,想他堂堂红头雇佣兵,何时这么穷酸过?在NO.9425的这俩月,可把魏琛给憋坏了。“一开始不是说意思意思关上个十天半个月,就找个替身诈死,把我俩弄出去。现在咋还把你给整进来了?”


  叶修靠方锐床上,抱着软软的杯子打了个哈欠:“现在情形不好说,总而言之就是被盯上了现在,即使文州作为NO.9425的顶头监管方,也不能轻易动作,他是兵,我们是匪,成分就跨越了种族。更何况是直接把你俩这种倒霉蛋弄出去。随车摔坑里,因为腿被卡死了被抓,就你俩的英雄事迹我能笑一年。”


  “靠,”说到这个方锐就要骂娘了,“唉说到底那个周是谁啊?那日轮回的人来把我们从坑里拖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戴着面罩,我根本分不清是谁。如果不是蓝雨派人偷偷递了话说有人混进来,我稍微留意了一下,还真以为谁这么能耐把一这么厉害的人物都给逮了进来!”


  叶修回忆起和对方交手时的感觉,微微眯起了眼睛没有回答方锐的这个问题,他转而道:“等吧,等半个月后的复活节吧。”


 




  NO.9425的复活节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复活节。


  若说整个NO.9425是猖獗的地下暗河,那么复活节就是河流中这些的魑魅魍魉们跃出水面,享受黑暗之神抚慰的时候。在这座各方势力交错复杂的监牢中,单纯的穷凶极恶之徒已经被踩到了食物链底端,只有各方势力豢养的恶犬,才能在NO.9425中获得生存的机会。他们在狱中搜罗信息、拉帮结派,或者后半生就在狱中作威作福,或者因为自己的“突出贡献”被保释出去,去撕咬饲主的仇敌。


  而所谓的复活节,则是无聊至极的他们期盼中的消遣。狱方为了保证这群暴徒的安定,在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为狱中的他们举办盛大的派对,其中有大把平日里只能通过饲主获得的物资,如香烟、如将会在派对上,以优胜者奖励的形式,来为这个荒诞的派对添上趣味性。


  一战成名的叶修并没有选择加入任何帮派,。尽管他一视同仁地拒绝了来自所有帮派的邀请,但他又连乌托邦为他重新安排住宿都拒绝,让各方势力都有些吃不准他的态度。


  复活节将近,各派系处于相对安定的相互观望状态。叶修惯例去各个帮派串场子,掐指一算,今日合该是要到诹取部了。


  在NO.9425中,女人是稀罕物。或许不如说女性本善,大多女性罪犯无法达到进入NO.9425的基础要求,反而言之,能够进入NO.9425的女人,绝对不会是好像与的,她们只会臣服于比她们更强的人。因为女性过少的缘故,在NO.9425中大多数人都发展出了不一样的“爱好”,本来他们就是一群廉耻心稀薄的人,也就不难理解当他们屈居于本能时会做出什么选择了。


  诹取部派来接叶修的,是一个“乖巧”的小孩儿,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小孩儿有一头柔软的金发,湛蓝的眼眸中时刻都泛着引人怜惜的水光,粉嫩的唇片自然地嘟起让人随时可以采撷的弧度,这面相着实会骗人。只看这外貌,绝想不到这少年在入狱前曾是一起震惊了帝国的校园连环杀人案,肢解受害者并辱尸的智脑型主犯。


  小孩儿来到了叶修住的多人间,叶修那时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玩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地鼠机,修长的手指在跳跃的小地鼠头像上噼里啪啦一通按,不一会儿就响起了“蹬蹬蹬”的通关音效。


  地鼠机往怀里一揣,叶修才把目光移向站在门口的少年。见叶修望过来,少年脸上浮现出了妩媚的笑容,他状似欣喜的朝前走,待准备走到叶修面前时,驯顺的伏在了叶修的腿边,吐气如兰道:“叶哥,我是大佬来接您的。”


  他神色中有未掩藏好的嫌弃和愤恨。面上讨好,指不定心里怎么骂叶修是不是脑子有病,最好的条件不赶紧接受,反而要在这腌臜的环境中待价而沽。明明这人抬手就可以拿到自己渴望的待遇,还偏偏弃之不顾。而自己却要不分日日夜夜的张开腿供人喜乐才不至于落到泥地上。


  叶修挑了挑眉,随手扯过一件外套穿上,遮挡住了自己肌肉轮廓并不十分明显的手臂,他怕被这小东西咬一口。“那走吧。”他避开了对方缠过来的拥抱,懒散地走出了房间。


  诹取部是亚裔派系中实力最强劲的帮派,没有之一。叶修走到诹取部的据地时,直观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那被派去领路的少年将叶修带到了一个房间,推开门,叶修一眼就看到了几日前诹取部的老大们,还有他们的长刀——周泽楷。


  宽敞的娱乐室内绕墙拜访了数张真皮沙发,无数人做梦都想要的香烟在被人点燃后随意地搭在烟灰缸上。房间中央拜访着一张斯诺克球桌,几人手中都拿着球杆正攀谈着。见叶修被引进来,除了周泽楷外的几位大佬们对叶修寒暄着,示意叶修到沙发前坐下。


  几个大佬刚动作,守候在一旁的少年们立即上前,为大佬们面前的杯子满上热茶。叶修从善如流,在宽敞的单人沙发中找了个相对舒服的位置窝着。大抵是强者都十分有个性,大佬们没有追究叶修的不敬,反而是愈加友好地与叶修聊起了入狱之后的生活。


  尾随叶修而来的少年并没有走,他蹲在叶修的脚边,乖巧地为叶修捏着小腿按摩。


  这是叶修这些天来,遇到过最好的待遇。没有给叶修开任何的空头支票,而是用实际行动来告诉叶修,如果叶修愿意加入诹取部,将会获得什么样的待遇。


  叶修迎合着这几位大佬的攀谈,也享受着少年的小意温存。但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还在桌前,拿着球杆的亚裔青年身上。


  青年的身量比他还要高些,衬衣下的肌肉弧度并不夸张,但叶修却十分清楚,那紧绷的线条会爆发出多么巨大的力量。他手持球杆,在球桌前俯身,在简单的瞄准过后,手腕扭转用力,母球撞出,明确地将远处的目标球撞进了袋中。起身时脖颈微弯,敛下的眼睑让他显得又有些寡言乖巧了。


  似乎是注意到叶修对周泽楷的关注,诹取部的大佬建议叶修上去玩两手。


  叶修反应过来之后,欣然接受。他走到球桌旁,抽出了一支球杆。有少年上前将格局重新摆好,叶修正用巧粉擦着球杆,于是他示意周泽楷先开球。


  “来着是客,自然是叶先生先开。”诹取部的大佬笑呵呵地说道,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中年人。


  叶修也假装诸事不争,自然地接受了诹取部大佬的说法。他上前,俯身球桌。瞄准,撞出。母球笔直利落地弹了出去,将目标球撞得四散,咚咚咚,巨大的力道让目标球在球桌中乱撞,轨迹一次又一次的变化,直到黑球、粉球、蓝球相继进洞。打完这一杆,叶修冲周泽楷吹了声口哨,不知是在得意自己的完美开球,还是在调戏对方。


  他回应道:“叶某对大佬的赏识十分惶恐,但着实没想好去留,还望宽宥几日,待叶某考虑一番。”


  “自然。”诹取部的大佬答应了叶修的要求,在他看来,叶修答应得太爽快,就不对了。


  话说到这里,叶修又有些轻佻了:“说来有些扫兴,但我不太喜欢娇弱的小男孩儿。我想今日如果是周先生来接我的话,我被美色冲昏头脑,直接入帮了也说不定。”


 


 




  TBC.




  老叶:疯狂调戏


  小周:(暂且让你得瑟)

评论

热度(767)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