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4

备份

一颗糯米:

  


  ▷乱七八糟的设定


  ▷黄、黄、黄


  ▷周叶only


 


 


  04


 


 


  叶修看上了诹取部的长刀周,从流言爆发到所有人眼中的奸情坐实,只花了一周不到的时间。NO.9425中好多年没有这么劲爆的剧情了,暗局中每天都有人压诹取部的长刀会不会被新人拿下,赔率一天比一天高。


  眼看复活节将近,狱中不乏心思活络之人,大的帮派忙着和外头豢养着他们的主人联系,小的帮派忙着勾结企图在复活节上尽可能的抢占物资。但这一切并不会影响到叶修,他在入狱第二天就崭露出来的实力让他成为各方实力的座上宾。当然,叶修本人对诹取部的“亲近”,也是让各方势力忌惮的存在。诹取部的长刀已经打破NO.9425平衡的地方,若是叶修再加入了诹取部,那NO.9425必定会重新洗牌。


  更何况乌托邦还有两个意向暂时不明的亚裔佣兵。


  方锐今日要从小黑屋中出来,他前几天实在忍不住,把夜游侠老大的女伴朱丽斯给打了,半点没怜香惜玉,直接照脸来了好几下。好好的一个尤物被打成了猪头。事关颜面,夜游侠的老大自然不可能轻轻揭过。而差点引起大规模斗殴的方锐,最后则是为了平息众怒,被狱方判关了三天小黑屋。


  “哎呦快憋死我了。”小黑屋的门打开,狱警将懒懒散散地方锐驱赶了出来。“啧别拉拉扯扯的。”方锐有些不耐烦,他反手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力气之大直接崩开了狱警胸前的几颗扣子,方锐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对我客气点,我真诚地告诫你。”对方在这一瞬间被方锐的气势骇住,还未能反应,只见方才还要发怒的方锐又轻飘飘地“哼”了一声,像狐假虎威地小孩子似的,摇头晃脑地走了。


  在回房间的一路上,方锐每走个百来步,就能看见游侠帮的三五扎堆,面色不善地盯着方锐,好像只要方锐一放松警惕,他们就会蜂拥上来给方锐一闷棍似的。方锐嗤笑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了回去。


  魏琛和叶修正躺房间里玩飞行棋,见方锐推门进来,头都没回。“哟,回来了啊?”魏琛嘴里叼着烟,耳朵上还夹着一根,过了这周日的复活节,他们就能离开这鬼地方,也就没必要抠抠搜搜地省着过日子了。


  方锐一脚甩上门,把指缝里夹着的小扣子扔给了叶修。“不行我要先洗个澡,我现在都馊了!”方锐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儿,差点没吐出来,还不忘一边质疑叶修:“老叶你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哪里招惹了蓝雨,我极度怀疑喻文州和黄少天公报私仇,明明可以假公济私地让我这三天过得舒坦点,非要整得这么逼真!”


  “猥琐方,请你认真地审视你自己的人格。”叶修嘴炮后,抬手接住小扣子,从兜里把地鼠机掏了出来,抠开电池的遮掩,有一个小小的凹槽,恰好能将这小小的“扣子”塞进去,塞好后他重启地鼠机,修长的手机节奏地点击着屏幕上不同格子顺序出现的地鼠。就是方锐洗个澡的功夫,叶修就破译了无聊时和喻文州一起设的密码。


  “怎么样?”魏琛巴望着,“一切顺利吗?”


  叶修把小扣子毁掉,地鼠机重新塞回兜里。他打了个哈欠:“顺利,怎么不顺利?”


 


  周泽楷难得和帮众一起去“酒吧”,长刀的反常的举动让帮众们兴致高昂,他们恨不得周泽楷在酒吧和谁发生冲突,来填补他们复活节前无处摆放的亢奋。哪怕谁都知道,在NO.9425,最不能砸场子的,就是这背后势力错综复杂的销金窟。


  ——这并不是字面意义的酒吧。


  在这里,纸币是最不值钱的东西,这些被判了几百上千年牢狱的犯人有大把金钱没来得及挥霍,可他们拿出了在外面世界足以买下一个城市的钱来,也未必能在这里买下一瓶酒。在这里,只要你付得起代价,你就能得到一切你想像得到的“珍贵”的东西。香烟、美酒、女人,甚至是谁传递给你的消息。


  而享受这荒唐的代价可能是需要你去结束某个人的性命、亦可能是你心中藏了许久恰好别人需要知道的秘密。


  周泽楷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他们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那一类人,因为诹取部的饲主已经给够了代价,只要大佬愿意带你来,你就可以无条件享受跟外面一样的奢靡。


  “去,给周倒酒。”诹取部的大佬踢了踢伏在自己脚边的小男孩儿。


  男孩儿闻言跪行过来,拧着柔若无骨地腰,对周泽楷娇滴滴地问了一声好。待周泽楷点头后,他才姿态诱惑地抬头,拿过桌上的酒瓶,为周泽楷面前的空杯满上。


  周泽楷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热辣的伏特加顺着食管而下,或许是烈酒取悦了他,亚裔青年竟罕见地露出了一抹笑容。在这灯光昏暗的环境,像是悄无声息亮出的刀锋,危险的同时带着致命的诱惑。


  “哈哈,你这牛饮!若是常人我可舍不得这样糟蹋!”大佬心情不错,揽着小奴儿放松地靠坐在沙发上,冲周泽楷打趣道。


  周泽楷还未说什么,酒吧的另一头便传来了震天的欢呼和尖叫声。随着簇拥人群的散开,周泽楷一眼就看到了被众星拱月着的叶修。后者用厚重的黑纱蒙着眼睛,单手举枪瞄准眼前快速移动地活靶,快而稳地扣动扳机,活靶的准星被一个个地射穿。


  大佬饶有兴趣地看着,在叶修十分干净利落地打破了就把的盲狙记录后,颇为欣赏地大笑出声,对身边的人说:“请叶先生过来喝酒。”罢了才对周泽楷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容易发生摩擦,但他比你年长,又有几分本事,你们若能好好相处,那是再好不过的。一会儿敬杯酒,过去有什么,就不作数了。”


  说着般话。


  周泽楷仿佛受用般低头遮掩了自己的冷笑。


  这是打定主意了要拉拢叶修,压自己一头?


  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小男孩儿就领着叶修走了过来。


  见周泽楷左拥右抱的,叶修冲他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周泽楷见大佬让人倒酒,便推开左右,对叶修举杯:“敬……”


  他的话还没说完,对方的手就伸了过来。叶修没有接旁人递过来的酒,而是直接拿走了周泽楷手中的那杯,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仰头饮尽、甩杯、揪住周泽楷的衣领、堵唇,动作一气呵成。


  周围霎时间爆发了巨大的欢呼声,几乎是一秒的功夫,现场就爆发出了有序地“干‖死他”,并伴随着口哨声愈演愈烈。周泽楷在对方堵上自己的那一刻就反应了过来,他一手猛地拽住了叶修的后领,另一只手制住了对方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


  叶修不为所动,他蛮横地撬开周泽楷的齿关,将口腔中剩下为数不多的伏特加混合着自己的唾液,传递到对方的口中。交缠的舌仿佛在争夺领的猛兽,寸步不让。


  说是吻,但用撕咬来形容或许会更加贴切。一吻毕,叶修在周泽楷的脸颊上蹭了蹭自己的唇片,留下了一抹殷红的血迹。他松开了周泽楷的衣领,笑得像是得逞了的狐狸,态度傲慢地踹开了原本簇拥在周泽楷左右的小鸭子,“别随便碰我的人。”


  发作了一通后,叶修才对坐在上首、看不出喜乐的大佬道歉。大佬的笑声爽朗,像极了纵容晚辈的家长,直夸叶修性子好。


  如此寒暄来往几句,叶修又将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周泽楷身上,像是一个色令智昏的狂徒。


  “这周日你有空吗?”他笑着问。


  这周日恰好是复活节。身侧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叶修要与周泽楷在复活节上约战。


  周泽楷闻言抬眸,鹰隼般锐利的冷眸中犹如浓墨翻滚。


  但或许断句是这样的,这周/日你/有空吗?


  “有啊。”青年笑了,眸中盛满了尖锐。


  两个月前的交手,他们没有赢家。


  叶修在周泽楷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浅疤,周泽楷就留下了兴欣的两个人。兴欣背景复杂,说不得下一刻被看押在NO.9425中的筹码就会被偷渡离开。周泽楷便力排众议,亲身入狱,他倒是要看看,君莫笑,你若是进来了,是否逃得掉?


 


 


 


  TBC.


 


  这周


  日你


  有空吗?


 


  来来来,大声告诉我有空吗(闭嘴吧)

评论

热度(721)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