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NO.9425 02

备份

一颗糯米:



  ▷乱七八糟的设定


  ▷黄、黄、黄


  ▷周叶only






  02


 


  诹取部给周泽楷提供的环境,在NO.9425中,是仅次于各帮派大佬的条件。宽敞单间、独立卫浴,甚至有一整套不亚于私人娱乐会所的电竞设备。


  在活动区关闭后,周泽楷惯例不参与帮派的聚餐。在今日之前,周泽楷的这个举动绝不会有任何人敢发表意见。或许是叶修的出现让诹取部的人认识到,新任的长刀并不是战无不胜的,他们可以心存敬畏,但没有必要满怀恐惧。


  周泽楷并不关心些许的风言风语,他回到房间,把自己关进了浴室里,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半身镜中,跟真实的自己有五分不像的面容。为了刻意给人以冷峻感,他左脸颊上贴了一道浅而逼真的疤,肤色也用特殊的涂料调暗了几个色号,甚至为了凸显出凶恶,在两侧颧骨处注射了可降解的针剂,让颧骨处的肌肉不自然的凸起。


  注视镜中的自己半晌,周泽楷抬手,撕掉了脸上那道淡淡的疤痕。在那假皮之下,还有一道真实的疤痕。精谙狙击的人不难猜测这道疤是如何造成的——这是左轮手枪子弹划伤的痕迹。


  青年手指轻触疤痕,他想起了方才在角斗场上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叶修。


      “抓到你了。”


 


  两个月前。


  江波涛从临时驻地的联络帐篷中走出来,他的手中拿着秘密卫星电台用特殊密码传递过来的信息——搭载了研究所秘钥破解器的保险箱在兴欣手中。


  而那个横行帝国黑市,任务完成率高达百分之百的兴欣雇佣兵团,根据他们追踪到的坐标,此时距离他们不到五百公里,并且还在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快速前进。


  周泽楷在队长营帐中,站在记录了兴欣雇佣兵团简要信息的小黑板面前沉思。


  眼前的小黑板上钉着一张巨大的关系网图,线条错综复杂,并且毫无逻辑可循。在整个关系网中,正处于核心位置的,却是一个连样貌特征都没有的男子,在巨大的问号一侧,只有那人的代称——“君莫笑”。


  轮回执行队在五天前驻扎在唐古拉原始森林与密歇里生命带边缘,他们要等目标自行踏入狙击范围。江波涛念完了手中的情报,很是松了一口气。五天的漫长等待几乎要消耗完了轮回这个王牌行动处的底气。他笑着对周泽楷道:“队长,不出你所料,兴欣在于陶轩接头后,正在往密歇里河流的方向赶,按照埋伏在陶轩身边眼线传回来的消息,兴欣的目的应该是穿过生命带,抵达天空赌城,与庞克接头,将秘钥破解器交到地下城手里。”


  周泽楷点了点头,他抬手,用手中的黑色马克笔,在地图上的某处,画了一个叉。“整队拔营,明晨三点,全员前往伏击点。”


  江波涛闻言一愣:“明天?会不会太早?线报估计兴欣一行还要在途中与唐门接头。”


  站在黑板前的青年终于回过了头,他沉默地摇了摇头,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说出了这次抢夺秘钥破解器任务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直觉。”


  江波涛点了点头,没有在追问周泽楷的判断依据。事实上他们初接手这个任务时就陷入了泥沼中。面对一个任何信息都一无所知,甚至连个人行事风格都无迹可寻的对手,哪怕是作为王牌执行队的轮回,都感觉到了一丝棘手。


  现今的人类社会早已超脱了21世纪各种专家学者们的想象,在步入了22世纪后期,人类文明发展到了顶峰,国界也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达而越来越模糊,直到彻底崩解。在分封而治长达百年后,大部分人类重新凝聚成了一个庞大的国家,名为荣耀帝国。在荣耀里,财团拥有的权限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如嘉世的陶轩,他甚至能为了一己私欲将帝国失落的实验成果贩卖给无国籍人士,为他们的反帝国事业添砖加瓦,而全然不顾一旦帝国崩解,众多丝毫没有自保能力的普通公民要如何生存。


  作为帝国王牌的最后一颗子弹,轮回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个难啃的骨头。被动的接收线报让轮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能跟在兴欣的屁股后面跑,无法了解接头地点,无法接触交易核心,让他们如无头苍蝇般被烟雾弹骗得团团转。数次惨遭滑铁卢后,周泽楷突然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对手,有了难以解释的直觉。不用过多的资料佐证,仅凭借第一直觉,周泽楷只需要将自己置入“君莫笑”的位置,去思考自己会如何做,就能得出与对方近乎一致的答案,尽管两人行事风格迥异,但在对格局的认知上,相似得可怕。


  双方交手月余,君莫笑似乎也对轮回的战术有了清晰的认知,兴欣在菲拉铁路与安吉尔铁路的交汇处,重新甩开了轮回。两日追踪未果后,周泽楷当机立断,直接率队到唐古拉原始森林与密歇里生命带边缘等候。五天的漫长等待曾让轮回队员们都心生疑窦,但最新的线报显示,兴欣正是往轮回所在的方向高速移动着!没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消息!


  第二日凌晨两点,执行队将无法随身携带的战略物资掩藏好,整队轻装出发,前往周泽楷重点标注的区域。没有想到的是,只是在令人牙颤的雨林夏夜中蹲守了两个小时不到,东南方就飞快的驰来两辆号称越野之王的斯帕特大野猪。


  “炸!”周泽楷不分说的下令,江波涛得令,立即引爆了他们事先设置在山路上的定时炸弹。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了寂静的边境,为首的斯帕特没有闪避的机会,炸开的尘土完全遮蔽了视线,他们一头撞进了炸开的深坑中,而紧随其后的斯帕特迅速反应了过来,他们调转车头,立即给自己找寻到一个合适的掩体,黝黑的枪口从防弹玻璃后伸了出来。


  有人喊到:“方哥、魏前辈,你们有没有受伤?”


  栽进坑中的越野车被人从里头一脚踢开车门,里头的人高喊:“还成,没死没残!就是今天可能折在这儿了!”


  话音才刚落,周泽楷剑眉蓦地一促,他低咒一声:“不好!”抢过一旁吕泊远手中的稀有金属吸附爪,猛地朝第二辆越野车的方向掷去。与此同时,第二辆车中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1、2、3——”


  “砰!”强烈的光在夜里炸开,在那一瞬所有人的视觉都被短暂的剥夺。为首的斯帕特在扔出一个银色的箱子后,朝上放了个闪光弹。黑夜中引擎的发动声尤为清晰,周泽楷的钩爪终于碰到了实物,他迅速地收回,然后拿到手的银色箱子重量明显不对。


  “追!”孙翔率先沉不住气,他猛地就要站起来,被周泽楷一腿扫过去,狼狈地摔翻在地。


  一个人影从陷入坑中的吉普车中钻了出来,他的身影快速地隐没在了黑夜中。孙翔急得不行,他刚想开口问为什么不追,黑夜中又响起了第二声枪响。


  钢牙穿过无边的黑暗,目标明确地朝周泽楷的方向冲来,却堪堪划破了周泽楷左侧脸颊,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


  轮回所有人都被这番惊变震住,他们从未想过原来是狩猎方的自己早就暴露了!不!或许只是对方习惯性的防一手,是孙翔的冲动给了对方确认他们方位的机会!但只要想到对手是一个在撤离途中都会设伏的人,就会觉得可怕。


  他们面对的,是最高等级的匪类,而非乌合之众。


  “嘿,山那边的朋友,我们的狙击手走啦,快来把我俩救出来吧,腿卡着不能动了!”直到陷在坑中的越野车中传来这一声呼喊,轮回众人才感觉自己从死神的手中挣脱。


  周泽楷用手指揩去了脸上如泪水般的血迹,一枪崩开了钩爪套回来的箱子,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小胖玩偶从箱子里弹了出来,娃娃的做工十分粗糙,嘴边还缝了一根抽完了的烟嘴。


  “Surprised!”娃娃的手里缝着打印了这个英文单词的白纸。


 


  和诹取部长刀单打独斗完全不相上下,让叶修在进入NO.9425的第二日就有了可怕的威望。乌托邦的人们热情的邀请叶修和帮众一起聚餐。叶修笑眯眯地说自己要先回去换一套衣服,拒绝了热情的帮众。他还没走到自己的多人间门口,身后熟悉的声音就想起来了:“老叶肯定伤了,我用我的黄金右手打赌!我要赢了我只要你的那包烟!”


  “去你丫的猥琐方,”魏琛嚷道,“别打我宝贝儿的主意!”


  见叶修回过头,魏琛兴奋地措手:“哟老叶好久不见,文州有没有拖你带什么给我,比如白的长的细的可以抽的!”魏琛疯狂暗示。


  “啧老魏你还有良心没?!“方锐一步上前,鄙夷魏琛的同时,真诚地握住了叶修的手,”老叶,给我看看你的伤,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我没被你拐来之前可是一流的外科医生,本来想转业之后……“


  叶修嗤笑:“做母猪的产后护理?“












  TBC.




  啊相爱相杀,我美滋滋!



评论

热度(895)

  1. Decimo cielo一颗糯米 转载了此文字
    备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