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imo cielo

懒人一枚,混吃等死

[周叶]信邪 01

备份一下

一颗糯米:

   新坑,两万粉答谢。


   周叶only。


   作者胡诌,注意避雷。






   1.


 


   黑色轿车行驶在二级公路上,不期而至的暴雨让这段路程显得尤为扑朔迷离。


   道路两旁的幢幢树影在暴雨的捶打下已然失去了记忆中的生机盎然,像极了狂欢中的鬼影,猖獗地叫嚣要包围吞噬他们。


   “楷楷啊,你不要担心,我们很快就到玉泉观了。”母亲在后座,握紧了父亲的手。就连向来不形于色的父亲,眉宇间都挂上了担忧。


   周泽楷抿唇:“没事,我现在联系助理,安排房车在下一个路口换乘。”见周泽楷这样说,母亲的忧色褪去些许,但仍是紧张不已。


   见此情此景,周泽楷心中再有多少不满,这会儿都被父母满心的牵挂和担忧化解。他拿出手机,准备给自己的助理江波涛打电话。这暴雨来得邪门,明明他们下飞机换乘轿车前还晴空万里,但车子上路不到半小时,天色就全然暗了下来。不一会儿就下起了暴雨。周泽楷顺眼看了时间,明明才下午四点半不到。但车窗外已经漆黑如子夜。瓢泼的雨气势汹汹地敲打着车窗,仿佛在车架庇护中的他们是惹人垂涎的猎物。平日车流量不大的二级公路这会儿竟无人烟,再加上暴雨使得车窗外的能见度降低,一时让周泽楷生出了间这方天地仿佛只剩他们一辆车的错觉。


   此行是为了周泽楷。


   周泽楷抿唇,调高了车上的暖气,无言地抚慰着父母。


   自己幼时多病,几次踏入鬼门关都被家人用财力拉回来,这些周泽楷是记得的。


   凡是对周家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显贵的周家最大的财富就是这个聪敏的独子,三岁识文断字、九岁便学习打理家中产业,除却学业上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外,周家幼子的运气格外的好也是众人皆知的,只要他经手打理过的生意和项目,就没有不成、没有不赚的——只可惜是个病秧子,被医生下了活不到成年断言的早夭命格。


   十二岁那年周泽楷无故病重,辗转了各大医院仍旧不见起色,日渐虚弱的儿子折磨着周家父母的心,就在父母都要绝望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道人上了门。准确的说是这位看起来更像是乞丐的道人因为天气寒冷和腹中饥饿倒在了周家大宅附近,周母生性善良,让仆人把老道救了回来。


   醒来后的老道一捋乱糟糟的胡子,掐指算道:“贵公子生于寒月八字属火,单看命格贵极顺极,遇水化龙遇火为凤,然则水火相悖寒热相对,不是常人之体能承受,又呈现出了这种早夭命格,终年不过十九岁。”


   听闻老道这般说,周母哀声几欲昏阙,仆人气得要将这疯子赶走。但周父还尚存理智,他本也不信邪,但为人父,当如天是,眼见爱子日渐虚弱,而自己空有金山银山也无能为力的感受太过可怕,他不管自己是否病急乱投医,满头是汗地对老道恳求:“道长请给我们指条明路!”


   老道思忖良久:“罢了老道就管这么一回,当是全了我们之间的因果。你且带上发妻幼子,往玉泉观而去,未必没有活路。今后每逢属相年,贵公子都要待在道观中受香火荫蔽,你可听明白了?”


   周父忙不迭点头,再抬首老道就不见踪影了。


   心急如焚的周父周母带着周泽楷一路南下,到了香火鼎盛的玉泉观。在玉泉观挂单度过了周泽楷凶险的十二岁,原本病重的周泽楷竟不药而愈——这些周泽楷都不清楚,也没有印象了。但这些年父母念叨了无数次,直言上天保佑。又在自己二十四岁这年,不论如何都要求自己丢下正着手的项目,去道观中静住一年。


   周泽楷不信教,准确的说,是周泽楷是个唯物主义者。作为一个年轻的成功人士,他对商场上老一辈的迷信风气深恶痛绝,但他唯独不愿忤逆父母,只好先将手头上的项目放下,随父母走一趟给老人家吃个定心丸。


   不曾想路上生出了这样的变故。


   江波涛的电话没打通,对面传来的忙音让周泽楷心生不安。


   车窗外的风声雨声更加猖狂了,司机老何眼突然一花,待看清前方路况后,猛地急转方向盘。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了长嘶,车厢内的人被甩得东倒西歪。周泽楷第一时间稳固了身体,回头查看父母的情况,确认无碍后凌厉地瞪向司机。


   老何浑然不觉,他吞咽了一下唾沫,看着眼前陡然出现的双叉路,目露惊恐:“我……这条路我走了二十多年,从没有分叉的!!!”


   周泽楷开口斥道:“闭嘴!”见母亲神色间的紧张更甚,忙制止了司机的胡言乱语,他翻找着地图,却见地图上果真没有分岔路口。而此时周围的树影仿佛在逼近他们,这番异象引得司机老何尖叫了起来。


   “往左走!”周泽楷狠狠皱眉,心想下次不论如何也不能就地找司机。老何被周泽楷一吓倒也回神了,哆哆嗦嗦地启动车子,往左打方向盘飞快地离开。


   还没开多久,身后的路就传来巨响,只见原本他们应该走的那条二级公路已经被滑坡的山体掩埋,若是他们方才错选,此刻定然被掩埋在泥水下,而等待着他们的也必然是窒息而死。再看窗外,哪有公路的样子?他们竟是开进了一人高的草丛中,一番横冲乱撞后,车子在一座老旧的道观前熄火,再难动弹了。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镇定地回头对父母说道:“爸妈,我们下车避雨。”


   母亲显然惊魂未定,她紧张地攥着丈夫的手,一行四人拾阶而上站到了道观门前。老旧的道观门前有块光滑的大石头,上书大字:千机阁。


   周泽楷上前叩门,如果他没有判断错,这处绝对有人生活。果真片刻后,一个年轻人打开了观门。他澄澈的眉眼让人心生熨贴,未语先笑三分道:“等各位客人许久,快进来吧,外头雨大。”


   说着他打开了山门,顺手拉了门边的一串铃铛,清脆的声音传了出去,不一会儿整个道观就亮起了暖黄色的灯光。周父打量叶修片刻,开口道:“不知小道长说的客人,可是我们一家?”


   “客人自然是有缘人。”对方没有正面的回答周父的问题。他带着周家一行人来到客房,将司机安排在了隔院的小房间,指着里间古色古香的罩房,“客人请自便。”


   入了这道观,周泽楷心头重担一下子便卸去,山雨仿佛也格外优待这方寸土地,落在青瓦上的雨声都温柔不少。换下了湿衣,周泽楷站在廊下思考着今日发生的邪门之事。饶是周泽楷再不信邪,但亲眼所见难免对三观有些冲击。江波涛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周泽楷放下手机,决定去找方才的那个道长,不管怎么样,要弄点东西给父母果腹。


   廊下一根红色细绳,每隔几步就挂着一个指头大小的铃铛,周泽楷顺着自己的直觉走,不一会儿就绕到了后院。在这儿周泽楷总算看到些现代气息,饭厅中央的八仙桌上一个电磁炉正滚着鸡汤,对方从冰箱里拿出了几个盒子,见周泽楷到了,也不意外,指使道:“伞在门外,摘把青菜我们就可以开饭了。”叫我?看着饭厅前那巴掌大的菜地,周泽楷找到了伞,走出去摘了两把生菜。


   “道长如何称呼?”周泽楷把生菜交给对方,问到。


   对方葱白的手指在嫩叶的衬托下格外好看,他三下五除二地洗干净了菜叶,用磁盘装好:“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


   “周泽楷。”前者回应。


   叶修打整好了满桌的生料,只待人齐了就能开吃。周泽楷见状要转身喊父母过来吃饭,但叶修却擦了把手说:“我和你一起去。”两人穿过廊下,还没到安置香客的偏院,就听到了一阵不像是人能发出的嚎叫声。


   周泽楷目露惊慌,他二话不说拔腿就往罩房的方向跑去,心中对父母的担忧盖过了他对危险的判定。


   偏院中,司机老何匍匐在青石板的地面上,野兽般地摆弄着身体,凶狠地盯着周家父母。周父手中拿着顺手抄起的一根木棍,将爱妻守在身后。“爸!妈!”周泽楷要冲上去,但前一刻还没有动作的老何却猛地转头朝周泽楷扑了过来,那口不是人能拥有的兽牙眼看就要咬破周泽楷的脖颈!


   “楷楷!”


   “儿子!”


   父母焦急的声音传来,周泽楷抬手就要挡,还没动作,一阵风就从身后卷过来,自己被推到了父母的身边,而飞扑过来的老何,被叶修一脚踹出去。


   “这种命格的贵人,算计他不怕撑死自己?”站在周家三口身前,叶修摇头说道,他看着被甩到廊外的老何,伸手去拉了拉随处可见的红绳。


   “叮当!”地面的青石板翻起,玄铁锁链从六个方向弹起,直接把老何死死扣在了地面上。


   “叮当!”青檐上不知名的兽像口吐用红绳串联的五帝钱,牢牢扣住了六个阵眼。


   院子中央的阵法被启动,青石板竟然飞速地转动了起来,阵法中央老何发出了“赫赫”的声音。叶修再抬手,手中多了一道黄符:“天乾地坤,道有正道。邪秽妖魔,害人当诛!”说罢手中的黄符咒自燃,叶修轻轻巧巧地往院子一扔,那符咒就跟长了眼似的,直接黏在了老何的额前,在暴雨中燃烧着。


   符咒的燃烧显然让老何十分痛苦,他疯狂地吼叫着,在雨夜中尤为可怖。小小的符咒燃烧了许久,火熄了之后,老何的叫喊声也停了下来,叶修再伸手拉了拉红绳,铁锁和五帝钱飞快地缩回了原地,石板翻动,老何被拱回了廊下。叶修走上去把人拎回房间,拍着手走出来:“完事,去吃饭吧。”


   周父周母简直看呆了,周母急切地问道:“道长,那是什么?司机是怪物吗?”


   叶修带着路,脾气极好地对周母笑了笑:“那倒不是,不过是心智不坚定,被某些东西利用,想要害您儿子罢了,现在那东西已经被我弄走了,客人尽管放心。”


   周父追问道:“是什么要害我儿子?”


   叶修转过头,看着一言不发的周泽楷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贵公子命格特殊,寒月出生八字属火,单看命格贵极顺极,遇水化龙遇火为凤,然则水火相悖寒热相对,不是常人之体能承受,又呈现出了这种早夭命格,终年不过十九岁。这种终极命盘的主人不论是对邪修还是妖物都是宝物,轻则取血肉练法器,重则剥灵魂锻鬼王。”尤其是,“今年本命年吧,岁犯大凶。”


   周母听到与十二年前救自己儿子一命的老道一模一样的断命就双腿一软,而后便是紧紧抓住叶修的手,如同抓住救命稻草:“道长大恩,信女周氏童佳求道长庇佑我儿,信女一生行善无愧于心,求道长搭救!”周泽楷忙扶住母亲,眼神中全是痛色。


   叶修思考后说道:“客人不必心焦,想来我能看到这个年纪的周公子,你们必定得到了高人指点,有了寄身之所。再寻一件法器,也未必会有性命之危。”


   周父周母刚看过叶修本领,这会儿就对叶修死心塌地了,周父开口道:“不知道道长可不可以让我儿挂单贵观,信徒世俗,但愿奉家财万贯,为真人修缮金身重建山门!还望道长怜惜信徒一片爱子之心!”


   叶修脸色古怪,他掐指算了算,最后开口道:“贵公子与我缘分极深,倒是不用修金身建山门也能留下来,就是……”叶修说着看向了周泽楷,“就是命途会出现些许变数。我一时间算不清楚,只算出了留下来就注定命中无子。”


   看得出周泽楷是独子,对有钱人来说,绝后多可怕啊。于是叶修又开口:“客人还是南下玉泉,这雨明天就停了。”


   周父周母此刻心绞,他们看向儿子,若是儿子没了,要孙辈何用?周母转头对叶修说道:“我们不南下,还望道长收下我儿!保我儿渡过难关!”








   TBC.





   叶:掐指一算,你命中无子


   周:???谁的锅???




评论

热度(1506)